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为什么秦能灭六国?

2019-04-13阅读:98评论: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灭六国,金瓯无缺,距今整整2240年。

对于2240年前中华大地上发生的这场事业,人们一向以来从两个角度络续商议着——秦何以兴?六国何以亡?

战国之世,僻处一隅的秦国在列强环伺之下瑟瑟股栗。秦孝公二十一岁即位,在国中遍发求贤令,以重金高官求英才共谋强秦之策。与此同时,歌舞升平的魏都城城安邑,年青年头的士子卫鞅就将目光投向了秦国这个贫弱的边陲小国……

自此今后,秦国起头了一场漫长而深彻的汗青厘革。秦孝公和商鞅这对志同志合的千古君臣在战火瓦砾中寻找变法强国之路;鬼谷门下名流张仪怀连横之策入秦,助秦国东出华夏与六国争雄;深谋远略的女性政治家宣太后一力破格升引白起,培养了后世声震世界的绝世名将;传奇富商吕不韦出手搅弄世界,一举扭转秦国疲弊之势;始皇帝嬴政横空出生,开创秦帝国空前未有的款式……

公如青山,我如松柏。肝脑涂地,永不负秦@出自孙皓晖《大秦帝国(全新插图珍藏版)》

而就在秦国国力一路狂飙的同时,山东六国各自走上了名堂翻新的消亡之路。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有名言道:“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也就是说,山东六国的消亡各有各的必然性。在现代学者孙皓晖的长篇汗青小说《大秦帝国》中,秦每灭一国,作者都邑供应剖析这个国度消亡原因的思路以供读者参考。

秦灭六国形势图?出自孙皓晖《大秦帝国(全新插图珍藏版)》

术治亡韩

公元前315年,韩昭侯升引申不害动员了变法。

申不害

韩非将法家分为“势”“术”“法”三派,而申不害恰是“术治”派的代表人物。

所谓术治,是整肃吏治并连结吏治明朗的方式手段。申不害所讲的“术”有阴阳之别,“阳术”指任免、监视、审核臣下之术;而“阴术”,则是驾御臣下、提防百官之术的机谋术。《韩非子》中记载,韩昭侯曾经假装丢了一片指甲,吃紧忙忙地命人寻找,侍从于是剪下本身的指甲献给他,韩昭侯凭此考查侍从是否忠于本身。这就是典型的“阴术”了。

术治的理念根本发自吏治的靡烂与难以核办,且认定吏治明朗是国度强盛公众安宁的基本,正本无可厚非,然而,各种权术一旦作为治理国度的首要手段遍及实施,国度权力的运行轨则,划定社会生活的各种司法,便会完全覆没在机要权术之中,整个国度的治理都因权术的风靡而在事实上变形为一种机谋操控。申不害的悲剧在此,术治悲剧在此,韩国之悲剧亦在此。

说究竟,“术”只不外是一种治理的方式,无法提拔到治国方略的高度。它短时间内涵某些方面或者会收到必然成绩,但无法解决社会成长中面临的各类矛盾和问题,尤其无法形成解决问题的长效机制,时间一长,“术治”所取得的功效就会递减或消亡,最终还得从新寻找新的解决法子。

韩昭侯申不害的短暂强大之后,韩国赶紧衰落。

乱政亡赵

赵国消亡,真正改变了战国末期的世界款式。

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起头,到赵国消亡的近百年间,赵国始终都是山东六国的巍巍屏障,即使在长平大战一举葬送精锐五十余万后,赵国依旧坚忍固执地独抗秦军。应该说,赵国的器局目光远超山东五国,是与秦国一般具有世界之心的超壮大国。

赵武灵王

依其族源,秦赵同根,而在春秋之世至战国前期,也恰恰是这两个邦国有着惊人的相似:朝廷多乱政殛毙,庶民则私斗成风。然则,在汗青的成长中,秦部族却履历了史无前例的一次重大事件——商鞅变法,并由此衍生出一种崇尚法治的新国风,从而在很长时期内成功地避免了与赵国千篇一律的乱政危局。

而赵国没有履历如斯深彻的强力变法。赵氏立国之后,12代中竟履历了11次内争。

公元前425年,赵襄子方死,其弟赵桓子谋害叛乱,自立为赵主。

前424年,赵桓子死,赵部族将军大臣再度叛乱,乱兵杀死赵桓子儿子,复立赵襄子之子赵浣,是为赵献侯。

前387年,赵武公死,赵部族将军发难政变,废黜武令郎,而改立赵烈侯子赵章,是为赵敬侯。

前386年,赵武公之子赵朝动员叛乱,被攻破,逃亡魏国。

前374年,赵成侯元年,令郎赵胜叛乱争位,被攻破。

前350年,赵成侯死,令郎赵绁动员叛乱与太子赵语争位,失败后逃亡韩国。

前299年,安阳君赵章动员叛乱,与惠文王赵何争位。权臣上将赵成支撑赵何,击杀赵章。

赵成再度政变,包抄沙丘行宫三月余,活活饿死赵武灵王。

前245年,赵悼襄王命乐乘代廉颇为将攻燕,廉颇不服生怒,率军冲击乐乘,乐乘败走,廉颇无以容身而逃亡魏国。

赵悼襄王晚期,废黜原太子赵嘉,改立新后之子赵迁为太子,种下最后大乱的祸胎。

赵迁即位,内争迭起,郭开当道,诛杀李牧。

战国大争之世,每个国度都曾有过内争事件,然而像赵国这般联贯络续,且老是发生在强大之期,乱后又倏忽跌入低谷者,实在没有第二家。

迂政亡燕

说到燕国的迂政,就不得不提起有名的燕王哙禅让事件了。

燕国任用苏秦、首倡合纵之后,地位一度获得较大提高。可是,正在这个时候,燕国发生了一次令人弗成思议的政治事件,从而导致了一次最严重的亡国危机。这个事件,就是燕王哙的禅让事件。这位燕王在位时代做了这件令世界瞠目结舌的大事——仿效圣王古制,禅让国君之位,让位给燕相子之。他号令凡三百石以上俸禄的处所官都将印信缴回,再由子之颁行。子之行王事,燕王哙反而称臣,不睬政事。这件事发生在公元前316年,其造成的严重内争持续了五年之久。

燕国是周武王分封的姬氏王族诸侯国,是传承周皇帝血统的老牌王族大国,也或者是中国汗青上存在时间最长的国度。

战国之世,兴亡选择骤然尖利化,燕国在政治权力的矛盾辩说与国度角力中依然奉行着陈旧的王道传统,措置重大的社会矛盾时露出出显着的陈腐,形成一种浓烈的迂政之风;另一方面,在厘革体系与增加国力的实际需求眼前,则出于无奈地实行有限变法,稍见功能便浅尝辄止。

这种扭捏不定的状况,造成了极为杂沓的自相蹂躏。国度屡屡陷入震颤瘫痪,国度灾难接踵而来,“几灭者数矣”。

失才亡魏

战国时期,魏国曾开文明风气之先,有识之士纷纷以去魏国肄业游历为荣耀。安邑、大梁两座首都,曾先后成为世界人才最为集中的风华圣地,鲜有名流人人不游学魏国而能坦荡眼界者。为此,魏国若想搜求人才,可谓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然而,魏国在战国时期流失了大量的人才,以下这些台甫鼎鼎的人物,都与魏国当面错过:

孙膑,在魏国被庞涓谗谄,后投靠齐国冲击魏国。

商鞅,在魏国不受重用,后投靠秦国主导变法。

张仪,纵横家,魏国大梁人,后也投提靠秦国损坏合纵。

范睢,魏国人,在魏国结仇投靠了秦国。提出远交近攻,先灭魏国。

吴起,魏国人,后投靠楚国,并主持变法。

尉缭,魏国大梁人,入秦为国尉,为秦王嬴政统一六国立下汗马劳绩。

以魏惠王为代表的几代魏国国君,看待人才的立场可用四个字归纳:外宽内忌。

魏惠王 ?《大秦帝国之裂变》剧照

一、大做尊贤敬贤文章,敬贤之名传遍世界;

二、对身负盛名但其政治主张显然错误潮水的巨匠级人物,尤其敬服有加周旋有道;

三、对已经成为他国栋梁的名臣能才特别敬服,只要或者,便聘为本国的兼职丞相(事实上是辅助国交的外相,不涉内政);

四、对尚未成名的潜在人才一律置若罔闻,从来不会在平民士子中搜求人才;

五、对无法挤走的本国王族涌现的大才,特别戒惧,宁肯充耳不闻。

自魏惠王起头直到魏假亡国,魏国看待人才的所有示意,都不出这五种做派。到了最后一个王族大才信陵君酒色自毁而死,魏国人才已经萧疏之极,实际上已经宣告了魏国的消亡。

逢泽会盟?出自孙皓晖《大秦帝国(全新插图珍藏版)》

分治亡楚

楚国体系的一大特点是富家分治。

楚国发源于江汉山水,在其崛起之前,整个南中国的族群根基上悉数处于自治自立自生自灭的状况。一方面,楚国迫使相邻部族臣服,许可臣服部族持续在本身原有的地盘上大体以原有体式自治自登时生存,能够拥有本身的封邑武装;另一方面,对于拥有精巧生存地盘而又拒绝臣服的部族政权,楚国仿效华夏诸侯,以武力吞灭之,这些部族人群被直回收入了君主部族直辖的族群,地盘也酿成了君主部族所直辖的地盘。

如上两种景遇,形成了楚国的分治之势:

经济上分为王室直辖的地盘与世族封邑地盘,后者根基上不向邦国缴纳钱粮;

世族封邑能够拥有本身的私兵武装;

政治权力依据族群实力之巨细而朋分,国政不乱历久地由王族与大世族朋分执掌,吸纳外邦与社会人才的路径根基被堵死。

进入战国之世,华夏各大国的变法强国海潮此起彼伏,几乎都曾经有过至少一次的成功变法,唯独楚国,短暂的吴起变法基本没有来得及周全实施,便被对变法极其警醒的老世族合力谋杀了。

楚悼王十八年(公元前384年)吴起入楚,楚悼王二十一年(公元前382年)病逝,吴起于葬礼中被杀,楚国变法宣了结结。

楚国之所以能在最后的岁月稍有聚合,其基本原因在两处:一则是幅员空阔生齿浩瀚,二则是实力尚在的老世族在绝境之下不得错误力抗秦。统率楚军的项氏父子自己就是老世族,这是最好的解说。然则,一战大胜,老世族互相掣肘的恶习复发,聚合显现了伟大的裂痕,消亡遂也弗成避免。

屈子天问?出自孙皓晖《大秦帝国(全新插图珍藏版)》

偏安亡齐

好战者必亡,而忘战者必危。秦灭五国,虽说最终都取得了胜利,然则每一个国度都履历了惨烈和悲壮的抗击。然而到了齐国,倒是另一番情景。

齐国东靠大海,偏安一隅,战国后期也许有快要四五十年的时间没有履历过大规模战争,在秦与五邦交战时更是奉行一种中立的交际政策,对秦国攻灭六国的军事动作完全不予过问,坐视其他大国一一被秦所灭。

齐国的这一中立政策,正中秦国“远交近攻”政策下怀。因为秦国上下也非常清楚,只要齐国出兵匡助任何一个国度,以齐国的财力撑持,秦国生怕很难与之抗衡。

固然这种中立政策让齐收到“四十年不受兵”的结果,然而傍边原的各个诸侯国一一被秦所灭的时候,齐国的末日也就光降了。

《史记》载:“五国消亡,秦兵卒入临淄,民莫敢格者。王建遂降,迁于共。”在国破之际,素来以勇武著称的齐国公众竟然不敢甚至不肯与敌军搏杀,这至少解说了两个问题:第一,齐国的恢弘公众对于这个国度已经有些绝望了,否则以齐人的性格决不至于无动于衷;第二,齐人长时间处于安泰之中,没有危机感,斗志弥散,曾经彪悍威武的人心已经消散殆尽了。

齐国将所有的进展依靠在幻想的偏安一隅中,试图置身于世界风云之外,又岂有不亡的事理?

2019年是秦统一中国文明2240周年,为了向这一伟大的汗青厘革致敬,《大秦帝国》的作者孙皓晖传授在2012年世纪文景经典6部11卷版本的根蒂上,参考比来的考古学、汗青学研究功效进行了大规模的修订,从新推出了《大秦帝国(全新插图珍藏版)》。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