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孔子出仕 鲁国大治 齐王用计 漫游各国

2019-04-13 11:03:47阅读:160评论:

至圣先师孔子初在鲁国当官,政绩斐然。国民安身立命,鲁国国力蒸蒸日上,日益壮大。这引起了齐国的强烈不安,随后齐国用计使孔子不受重用,随去官率领学生再次漫游各国,

春秋时期,鲁国内争国度大权把握在三桓家眷手中,国君的权力被架空,当然不情愿想要夺回来。在国君与三桓家眷的争斗中,国君失败。鲁昭公就是个中一位,失败后出逃它国,追求政治逃亡。最后在遁迹中死于晋国的乾侯。

鲁昭公逃亡齐国

鲁昭公死时,鲁国的实际掌权者是季孙氏的季平子,不外这个时候的摄政大臣季平子已经衰老,季孙氏的权力棒更替到了季平子的儿子季桓子的手中。鲁昭公的弟弟获得三桓家眷的邀请回国当国君,他就是鲁定公。刚登上王位的鲁定公全日沉浸在成为国君的喜悦中,基本没有意识到他只是一个傀儡罢了。国君的权力已经被架空,下面的人基本就不鸟他这个国君。

鲁定公

鲁定公即位之初就赶上了三桓家眷内部之乱,可惜没有抓住机会借此袭击三桓家眷。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季桓子的家臣阳虎看到三桓架空国君,就依葫芦画瓢,依靠管家的身份鼎力成长本身的势力网,最终架空了季孙氏,甚至还敢囚禁季桓子。自古有野心的人才能成就大事。史载“八年,阳虎欲尽杀三桓适,而更立其所善庶子以代之;载季桓子将杀之,桓子诈而得脱。三桓共攻阳虎,阳虎居阳关。九年,鲁伐阳虎,阳虎奔齐,已而奔晋赵氏。”阳虎兵变固然失败了,在脱离鲁国前给鲁定公留下了一小我,谁人人就是孔子。

孔子

孔子在鲁国照样小有名气。阳虎就曾经专门拜望孔子,进展孔子出仕,协助本身治理鲁国,孔子认为阳虎是家臣掌政,于礼不和,没有准许阳虎的恳求,并避而不见。后来两人在路上偶遇,阳虎对孔子说“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外观意思说的是时光一去不复返,切口就是:孔子你这么老了,再不出来一展理想,就将近死掉了。孔子是个伶俐人,当然听得懂真正的意思,于是回覆道:我会出来当官。

鲁定公在当了几年王后,终于发现本身是个傀儡,就想和他哥哥一般亲政。但满朝文武大臣都是三桓的人,就只好找其他人来匡助本身。孔子就进入了他的视线,孔子主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恰是他想要的人,预备让孔子辅佐本身。这时三桓刚履历兵变,处于休养状况,且据说了孔子不肯匡助阳虎,对孔子的印象较好,就赞成了孔子执政中仕进。鲁定公想录用官员还得三桓赞成。鲁定公五年(公元前505年),已经四十七、八岁的孔子被鲁定公录用为中都宰。

孔子牛刀小试,上任后主张“先富后教”,随机应变,鼓励公众农牧渔工并举,成长生产;再敷以教化,整饬社会风气,即“摄生送命之节”的办法。仅一光阴景,一改昔时衰颓局势,社会安宁,老小咸欢,男耕女织,公民富庶。《孔子家语》曾如许论述:“孔子初仕为中都宰,制为摄生送命之节,长幼异食,强弱异任,男女别涂,路无拾遗,器不雕伪,为四寸之棺,五寸之椁,因丘陵为坟,不封不树。行之一年,而西方诸侯则焉。”成为西方各国师法取则的楷模。如斯二年,政化大行。三年,中都显现了畅旺昌盛的局势。真正施展了孔子所说的“若有用我者,期月罢了,三年有成。”鲁定公当然非常愉快,心想没有选错人,随召见孔子问道:“学子此法,以治鲁国,何如?”孔子答对说:“虽世界可也,何但鲁国罢了哉!”于是,孔子被提拔为鲁国的大司寇,摄相事。鲁国大治,国富民强。

鲁国壮大了,齐国就不愉快了。谁也不肯意本身的周边有个壮大的势力存在,除非是个缺心眼的,显着的是齐景公非但不缺心眼,还非常有心眼。便对医生黎弥说:鲁国日益壮大,它日霸业一成,我国必受其害,爱卿有什么法子没有?

黎弥想了一会说:釜底抽薪,想法子逼走孔子,如许鲁国必定懦弱如初。

齐景公说:爱卿呀,孔子如今可是鲁国红人呀,想逼走他谈何轻易?

黎弥其实早就想好了对策,否则也不会说出逼走孔子的计策。便说:“俗话说的好: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现在鲁国大治,鲁定公必有好色之念。如若选一群美男送给他,让他夜夜与美男欢欣,此后不睬国是,一本正经的孔夫子定与他发生隔膜,最终气走孔夫子。我国的威胁不久解除了吗?

齐景公一听此计甚妙呀,就交给黎弥全权负责。黎弥精心遴选美男80名,教以歌舞,授以媚术。另选了120匹宝马。一并送到鲁国,说:鲁定公为国操劳、废寝忘食,现鲁国国泰民安,是该好好享受生活的时候了。

齐景公

齐景公问政孔子

鲁国的另一丞相季桓子据说齐国送美男和宝马来了,立刻换了便服,坐车到南门旁观。这时黎弥正组织齐国美男表演歌舞。珠缨扭转星宿摇,花蔓振作龙蛇动。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把季桓子看的木鸡之呆。季桓子也立刻熟悉到挤走孔子的机会来了。只要鲁定王陷溺酒色,不问政事,本身就能挤走孔子。为什么季桓子想挤走孔子呢?因为当初孔子认为三桓家眷的封地城墙高度居然高过国君,那一定是要不得的,于是号令学生子路亲自带兵前去三桓家眷的焦点要地,要拆除三桓家眷的城墙,最后城墙没拆成,仇恨却埋下了。三桓家眷势力依然宏大。

三桓家眷

鲁定公收到齐国的国书,拿不定主意,召季桓子入宫参议对策,季桓子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马上答道:齐国世代交好,此乃齐王的好意,弗成谢绝。并率领定王去看齐国美男的歌舞,只见美男们摇臂摆身,似临风之芍药;歌声乍起,疑为群莺出谷。定公与季桓子的示意一般,乐得神魂飘荡。

季桓子

鲁定公当晚回宫,便叫季桓子复原国书多谢齐王的好意,重赏齐国使者,把美男和宝马收入宫中,此后陷溺酒色,不睬朝政。

孔子多次进宫劝谏定王,定王老是一句话打发:爱卿有事,可找季相商酌嘛,鲁国有你俩在,国是必然蒸蒸日上。孔子失去鲁定公这座后台后,季桓子处处和孔子尴尬,孔子势单无法与三桓博弈,最后只好去官,率领门生再次漫游各国。

漫游各国

本文内容来自收集及张红霞编著的《中国古代盘算故事》

本文图片来自收集,若侵权 请示知立删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