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殷商古国——俞国,七件铜器记录神秘身影,俞姓来历,擅造独木舟

2019-04-13 11:01:50阅读:154评论:

殷商有俞国,俞国虽不见甲骨卜辞,却在青铜器的铭文上被记录了下来。金文中“俞”也作“艅”,晚商时期的俞族是商王室的主干成员,俞国国君历久在王室担当要职,俞国的首要汗青也被集中在这一时期。俞族是商王的亲信,因其国内经济文明较为蓬勃,国民的斗争力也强悍,因而受到王室的稀奇看待。凭据金文记载,能够推想商王在俞国设有一支壮大的戎行,且由商王亲封的“亚俞”管辖。之前提到的林国,林国被商消亡后,商王曾派“田俞”和“亚俞”去驻守林地,故俞国和后期林国也有政治上的往来。商代俞国的具体位置据说在今山东梁山县境内,清末道光或咸熟年间在此出土了七件晚商铜器(已流落国外),上有铭文“亚俞”、“小臣俞”字样,好比“亚俞父乙卣(yǒu)” “亚俞父辛觯(zhì)”、“小臣俞犀尊”等等。梁山县近靠商末首都朝歌(今河南鹤壁市),临近东夷部落群,是商王室防御东夷敌国的主要屏障。

独木舟

“俞”的甲骨文是由雷同“舟”和“单桨”两部门构成,透露“单桨划着小舟顺流而下”。造字本义跟“舟”有关,古代最早的“舟”就是独木船。据考古得知,人类发现独木舟也许已有七千余年汗青。原始时期,人类面临江洋大河力所不及,隔着对岸相距甚近,却无法穿越,渡船的发现有效解决了这一难题,故“俞”字又引申出“捷径”、“穿越”之意。所谓的独木舟,就是把大木的中央挖空即成,所以《说文解字》对“俞”的注释是:“空中木为舟也。”后来跟着航业的成长,船只的造型越来越豪华,纯真的“俞”字已经不克表达船只的规模和用途,便在“俞”的根蒂上另造“艅”替代,“俞”的造字本义逐渐被减弱。但“俞”、“艅”两字通用,很多商周铜器铭文上的“俞”字作“艅”。明代《说文长笺》记载春秋吴国阖闾有大舟名“兪皇”,即“艅艎”。早期俞地族人擅长制造独木舟,或以此为财富。

俞的甲骨文

俞国作为商王室的计谋伙伴,有一件事能够作为俞国特出史册的大事记,生怕也是俞族人最能够引认为傲的汗青了,那就是介入了商末主要战争——东夷之战。青铜器“小臣俞犀尊”(现藏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有铭文27字,清楚的记载了俞国介入东夷战事后获得王室褒奖的情形:“丁子(巳),王眚(省)夔(kuí)庸,王易(赐)小臣艅夒贝,隹(唯)王来正人(征夷)方,隹(唯)王十祀又五,肜(róng)日。”铭文大意:帝辛十五年丁巳是日,肜祭之日,商王伐东夷归来,巡视夔庸(城),犒赏小臣艅(俞)夒贝(夒城的泉币),以质奖励。小臣俞是以而建造铜器供子孙纪念。

小臣俞犀尊

俞国除了与商王室连结铁桶关系外,与另外方国或氏族的关联也相当频仍。除了开首提到的林国,还有舌国。《山海经》和《吕氏春秋》里面均记载南方有反舌国,被记录下来的出土商代铜器有“舌盘”、“舌鼎”、“舌簋(guǐ)”,其实早在上世纪三十年月河南安阳境内已挖掘出土舌器,证实殷商王畿之内确有一支舌族存在,或为舌国。个中“舌盘”铭文中有“俞舌”等字样,隐约透视着商代俞族和舌族之间某种分歧平常的关系,或为姻缘,或为政治、军事上的合作。

鲁伯厚父盘

关于商代俞国的终局,跟着商朝的覆灭,俞国也被周族征服,但应该没有被灭祀,而被迁封到了今山东夏津县境内,成了西周的一个伯爵小国,受鲁国管辖。这时代有西周青铜器“俞伯簋(guǐ)”、“俞伯卣(yǒu)”(清末罗振玉的《三代吉金文存》)。春秋早期,俞国与鲁国关系友善,还有过攀亲。上世纪七十年月初出土于山东济南市历城区境内的春秋早期铜器“鲁伯厚父盘”,铭文:“鲁伯厚父作仲姬俞媵盘。”以及“鲁伯大父簋”,铭文:“鲁伯大父作仲姬俞媵簋,其万年眉寿永宝用享。”姬俞,鲁国公主,即鲁伯厚(大)父的女儿,这是鲁君为女儿做的陪嫁媵器,女儿即将嫁往俞国,故称姬俞。这是鲁俞两国通婚的实证。俞国最后的终局不得而知,正统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但商代俞国发生了一支主要的俞姓,现今俞姓始祖首要公认为黄帝时期的俞跗(fū)(见《史记·扁鹊传》),事实上后世俞姓当首要来自商代俞国。

文/堰风

殷商古国——林国,南淮部落,多有山林矿地,最早的林姓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