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行走于字里行间的《诗经》印象

2019-04-13阅读:164评论:

行走在诗经的字里行间里,满目皆是一语自然,流芳千古。十五国风中华大地,经卷翻覆之际如见清露被初阳晖映,相逢这一抹盈闪闪映着的翠色鲜亮。朴质自然,一如垂头拾一株荇菜,出口谓之“窈窕淑女,正人好逑”;又如羁旅间客,小酒独酌,昂首哀叹“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有少女面带潮红,晕亮漫天风雨欲来的晦暗之色,既见正人,胡云不喜?;又有那金石之盟,如酒真醇“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一念一生指天为誓,“谓予不信,有如皦日”。

景语皆情,道一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就是千年闪耀,欲写而再无;念一句“月出皎兮”,唯有后人那“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着其颜色;思平生“青青子衿”,谁又知风云幻化之后,有男子大志作续,“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先民造字,不受曲调羁绊,没有格律限制,不究遣词造句,不思起承转合。酿成这万古自然,不卖弄,不媚俗,不堆砌,不锐意,用一句身前事物,来者便穷极千年转变。

行走在诗经的字里行间,却思惟“敢告云山此后始,四合万物景荣英”。文字留于白纸,长歌短句付与魂魄,安闲清淡。我们仍是在书写,不管相逢荒唐华美的重章,照样清浅明澈的韵律,我们仅是渡水而过的旅者,脚下河水深深。所谓“都是缘法”,对的便该是适可而止,一如白雪笼盖山峦,三春花海明艳,绿叶枝头初绽,岁月碎洒点点。哪管世间万相荣华过眼,何以人缘集劫转瞬成空,唯美妙弗成辜负,只愿,一言尽,思无邪。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