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城濮疆场,晋军用皋比蒙在马身,楚军大惊,山君来了,快跑

2019-04-13阅读:165评论:

公元前632年,楚成王率兵攻打宋国,固执的宋国人在拼死抗击之余,还请到了秦国、齐国和晋国的援兵。在晋国出兵灭了楚国的从属国曹国和卫国后,楚成王感应灭掉宋国无望,就筹算带兵回国。可是上将子玉咽不下这口气,必然要与晋国争个凹凸长短,楚成王虽说不肯意直接同晋军交战,但照样留下了600辆战车,等候着子玉可以缔造事业。

子玉派人给晋国送信,要求释放曹卫两国国君并准其复国,可谁知晋国不光是释放了他们,还策反了曹卫两国,这下子可是把子玉气的七窍生烟,这叫什么事啊。气愤的子玉率兵一向追赶晋军,晋文公以答谢昔时楚成王的恩典为由,接连退却了三舍,也就是九十里,就如许,三退三追,双方在城濮(今山东鄄城西南)僵持。面临晋军的退却,楚军认为晋军怯生生害怕,加倍骄傲自傲。而晋军认为退却是一种耻辱,急需战争的胜利来洗刷耻辱。

当是时,晋全军,以先轸为元帅,统率中军,郤溱辅佐。狐毛统率上军,狐偃辅佐。栾枝统率下军,胥臣辅佐。楚国也是全军,子玉统率中军,子西(斗宜申)统率左军,子上(斗勃)统率右军,楚的从属国郑、许军从属楚左军,陈、蔡军从属楚右军。四月的城濮,一股股凉风吹来,肃杀之气漫溢整个天空,光鲜的旗号在风中飘动,压制的气息让人喘不外气来,兵对兵,将对将,一场大战眼看就要厮杀开来。

首先动员冲击的是晋国的胥臣,冲击的对象是楚国右军中的陈国和蔡国军队。胥臣让手下士兵用皋比蒙在马身上,只是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那么多皋比,难不成在两千多年前有好多山君不成?不外应该有好多是画的,究竟画几条线就会像虎纹一般。陈国和蔡国的戎行哪里见过这种地势,纳尼,山君来了,多少山君啊,快跑,至于拉车的马更是吓得一向撤退,就如许,悉数溃败,兵败如山倒,楚军右翼溃不成军,死伤无数。楚子玉和子西看到后怒火冲天,急遽号令中军和左军自动出击,直接攻打晋国的中军和上军。

晋右翼上军狐毛设立将、佐二面旗号,令二旗撤退,晋下军栾枝更是命人用树枝拴在车上奔腾撤退,飞扬的灰尘沙粒恍惚了楚军的眼睛,尤其是后世的楚左军,他们看不清前方真正的形式,只知道服从战鼓进步的响声,慢慢的进入了晋军的包抄圈。楚左军追击晋上军时,侧翼露出,先轸、郤溱率中军拦腰截击,狐毛、狐偃率上军夹攻楚左军,楚左军在两面夹击之下以惨败收场。子玉因为要攻击晋中军,就抛却了救援右军,而等他赶到楚左军的斗争所在时,左军已然溃败。子玉无奈,只得号令中军停下进步的脚步,厉兵秣马,最后返回后方,以退却而了结。

公元前632年四月六日是日的晋楚城濮之战,最终以晋军的周全胜利而竣事,天然,楚军是溃不成军,损失惨重。统帅子玉不光没能保住敖氏家眷的脸面,更是损失了大量的戎马,感受无言面临楚国长者,所以在放置好戎行返回后,就挥剑自杀了。瓦罐終在井上摔,将军不免阵中亡,或许死在死在疆场上才是一个将军最好的归宿吧。城濮之战后,不光成就了先轸“春秋第一名将”的名声,更是让晋国的国际地位空前的提高,两个月后,晋军进入郑国衡雍(河南原阳县西),并在践土(河南花圃口黄河北岸)构筑周王的行宫,向周襄王献俘。周襄王策命晋文公为"侯伯"。晋文公传唤诸侯,这时候谁敢不来,诸侯们发布了贱土之盟,划定:皆奖王室,无相害也,有渝此盟,明神殛之,无克祚国。晋文公在"尊王"的这面旗号下,瓜熟蒂落地登上了春秋霸主的宝座。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