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赠书给萧乾的英国作家

2019-04-13阅读:173评论:

刘铮

在二战时期的伦敦,萧乾或许是最出风头的中国文人——若是不算久居英伦的熊式一的话。1942年到1944年,短短三年间,萧乾在英国出了五本书。他跟英国有名的作家交往也多,最亲切的要数爱·摩·福斯特,萧乾后往返忆说:“福斯特在伦敦西南郊柴撒克区有一套房子,是他进城时的落脚地,除了改造俱乐部,我还去过几趟谁人公寓,并在那边会过他的几位最要好的同伙。”(《未带地图的旅人》,《萧乾文集》第六卷,149页)

客岁,我从两家旧书店各买过一本萧乾旧藏的英文书,居然是统一位英国作家赠给他的,题署的时间均为1942年,恰是萧乾叱咤英国文坛之时。

作家的名字叫约翰·韩普森(JohnHampson,1901—1955),是伯明翰工人阶级小说家,他获得伦纳德·伍尔夫、弗吉尼亚·伍尔夫匹俦扶携,1931年推出的第一部长篇《灰狗车站的周六夜晚》颇受好评。可惜后来出书的作品都不如第一部成功。

1936年,韩普森的长篇《家眷谩骂》(FamilyCurse)在大西洋两岸出书。韩普森赠给萧乾的一本是美国版。书前空白页写着:

forChi’en(给乾)

fromJohn(约翰赠)

FourAshes1942.3

最后一行的FourAshes是伯明翰的地名,韩普森其时或许住在伯明翰乡间。

韩普森赠给萧乾的另一本书是限量版的小册子《看见了血》(TheSightofBlood),只是一篇短篇小说罢了。1931年,小册子由布鲁姆斯伯里的小出书社尤利西斯书店印行。限量印刷145册,每册均编号,且由作者签名。送给萧乾的一册编号5。书前空白页写着:

Chi’enfromJohn(乾,约翰赠)

Witheverywish(祝好)

Christmas’42NewYear’43(1942年圣诞节、1943年元旦)

有文献说,韩普森平时总穿一身棕色衣服,写字也用棕色墨水。他给萧乾的题赠,还真都是用棕色墨水写的。

萧乾后来在文章或回忆录里似乎没讲过这位韩普森的事。我只找到了一处:1942岁首,萧乾在英国写的第一本书《魔难时代的蚀刻》问世,“《魔难时代的蚀刻》出书后,没料到所有伦敦出书的报纸都写了谈论……小说家约翰·韩普森(E.M.福斯特的至友)在《观察者报》上推崇说:‘凡关心器材文化交往的人都应一读此书。’”(《我的副业是沟通土洋》,《萧乾文集》第七卷,311页)萧乾说起韩普森是“福斯特的至友”,没准儿他们在福斯特那套伦敦西南郊柴撒克区的房子里见过面的。韩普森不光给萧乾的书写了好评,还把本身的旧作赠予给他。所幸我获得了这两本钤着萧乾印章的书,一段二战间的中英文学友情不至于消弭无痕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