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霍伽斯与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

2019-04-13 05:16:08阅读:160评论:

叶扬

多年来在加大开设文学经典阅读的课程,讲到文艺答复至发蒙时期的欧洲文学,在非捏造散文项下,一向选用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和蒙田的散文。熟悉我国古文传统者,不会对在文学课上选用《君主论》如许一部政治作品感觉新鲜,《古文辞类纂》里的李斯《谏逐客书》、晁错《论贵粟疏》、诸葛孔明《出师表》等等,都是政治性的文章,然而也都是精良的文学作品。

马基雅维里在佛罗伦萨共和国当局历任政治、交际要职,美第奇家眷从新掌权后他被控阴谋作乱而锒铛入狱,继而被历久投闲置散。他写成《君主论》就在这段时期,颇有向美第奇家眷以及各个城邦的君主输诚、邀功的意思。此书一共二十六章,第一章是泛论,第二至十一章离别阐述家眷继续、新兴、教会管辖的各类城邦,该当若何连结和持续扩充势力,第十二至十四章专门商量城邦的军事扶植,第十五至廿三章商议君主该当具备和培育的各类本质,问题非常具体,例如君主事实应该是被人爱照样被人怕、若何避免被人轻蔑或仇恨、若何挖掘、追求谋士、若何应付巴结奉承的小人等等,第廿四章叹伤意大利在境外势力的影响下支离破碎的可悲近况,第廿五章突然荡开一笔,描述命运的无常,第廿六章呼吁君主自告奋勇,登高一呼,恢复罗马帝国的荣光。

马基雅维里擅长运用比方。此书中最为到处颂扬的比方,就是他强调君主当为狮子与狐狸的连系,既有前者的威势,又有后者的奸刁。第廿五章里他将命运比作女人的一段,完满是大男子沙文主义的口径,时至今日,是典型的“政治不准确”,尤其女权主义者,绝对无法忍耐。最后一章到结尾处叠用所谓“修辞反问”,勾魂摄魄,真是世界至文。《君主论》在马基雅维里作古五年后公斥地行,固然立刻风行一时,然则作者也此后背负恶名。十九世纪的英国史学家麦考利曾经谈论马基雅维里说,“他的姓氏成了庸俗小人的润饰语,他的名字(尼科洛)成了魔鬼的代名词。”古罗马史家李维的《罗马史》,共一百四十二卷,只有前十卷和廿一至四十五卷撒布下来,其余均已佚失。马基雅维里写了《君主论》之后,静心细读此书,并为个中描述罗马城奠定、建立的前十卷写了一部总共一百四十二章的札记。知道了这个配景,再去读《君主论》,或许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作为一个爱国者的马基雅维里的古罗马大梦。

出生于芝加哥的美国画家霍伽斯(BurneHogarth,1911-1996)首要以替“人猿泰山”故事所创作的彩色连环画著称,不外他在艺术教育、神学研究等方面都颇有造诣。他先后移居纽约和洛杉矶,在洛杉矶栖身时代,在帕萨迪纳开办了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晚年他假寓巴黎,并在那边作古。这是他为《君主论》所作的一幅是非插图,线条精美入微,却又不失天然流通。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