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水浒中改变别人命运的女人金翠莲

2019-04-13阅读:134评论:

金翠莲显现在《水浒传》第三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史进去延安府寻找师傅,来到渭州地面,在向茶房的茶博士探询师傅的新闻时巧遇鲁达,二人晤面很是投缘,便联袂去州桥下的潘家酒店喝酒。

鲁达等人酒兴正酣,忽听近邻阁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地啼哭,鲁达嫌烦,便命酒保去探个竟。酒保回来,鲁达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妇人,背后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儿,手里拿串拍都来到眼前。看那妇人,虽无十分的容貌,也有些动听的颜色,拭着泪眼,向前来深深的道了三个万福"。鲁达问她为何啼哭,妇人道:"奴家是东京人氏,因同怙恃来这渭州,投奔亲眷,不想搬移南京去了。母亲在客店里生病身故,子父二人,流落在今生受。此间有个财主,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因见奴家,便使强媒硬保,要奴做妾。谁想写了三千贯文书,虚钱实契,要了奴家身体。未及三个月,他家大娘子好生厉害,将奴赶打出来,不容完聚,下落雇主人家,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父亲柔弱,和他争吵不得,他又有钱有势,当初不曾得他一文,现在哪讨钱来还他?没计若何,父亲自小教得奴家些小曲儿,来这里酒楼上赶座子,每日但得些钱来,将泰半还他,留些少子父们盘费。这两日酒客稀少,违了他钱限,怕他来讨时,受他羞辱。子父们想起这吃力楚来,无处敷陈,是以啼哭,不想误触犯了官人,望乞恕罪,高抬贵手!"

鲁达问清了这父亲叫金二,女儿叫金翠莲,听领略了所谓的"郑大官人"是状元桥下买肉的郑屠,忍不住拍案而起:"呸!俺只道哪个郑大官人,却本来是杀猪的郑屠!这个腌请泼才,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却本来这等欺负人!"回头看看李忠、史进道:"你两个且在这里,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

史进一看势头欠好,忙忙地拉住了,鲁达和史进等各凑了十五两银子,激昂地赠与金老父女,让他们连夜整顿行李,预备连忙逃离此地。

第二天五更,鲁达来到金老父女住处,店小二以金老父子欠郑大官人典身钱为由不敢放人脱离,被鲁达只一拳,打得那店小二口中吐血,再复一拳,打落两个前门牙齿。雇主人看不是事,吓得再也不敢阻拦,鲁达亲自看着金老父女脱离客店,且送他们出城去寻昨日租下的车子逃命去了。

鲁达这才来到状元桥,见到郑屠,先叫他亲自切十斤精肉,又叫他切十斤肥肉,再切十斤寸金软骨,终于激怒了郑屠,鲁达出手将其打死,完成了惊世骇俗的"三拳打死镇关西"的豪举。

鲁达打死"镇关西"后,慌张夺路奔逃,不觉来到代州雁门县,见十字街口挤着很多人,他也上前旁观,本来墙上贴着搜捕他的文告。正在此时,鲁达被人拦腰抱住,拖离了街,回头一看,恰是他在渭州酒楼上救了的金老。

本来金氏父女逃离渭州后,被一位乡邻介绍给雁门县有名的财主赵员外做了外室,父女二人过上了人给家足的日子。

金老拉着鲁达来到一家大院门口,进门便叫:"我儿,大恩人在此。"

只见金翠莲满头珠翠,说道:"若非恩人垂救,怎可以有今日!"

父女二人又在楼上周到放置筵席,盛情款待了救命恩人,并由赵员外捐重资重建了五台山的文殊院,送鲁达上五台山做了智深僧人。

金翠莲在《水浒传》中是作为被羞辱、被陵虐的妇女形象来描写的。

她被郑屠强行并吞了又赶出门去,还得清偿分文不曾获得过的三千贯典身钱,父女旅居异域,不敢跟郑屠理论,只得忍气吞声,每日靠卖唱还"债"过活,一旦客人稀少赚不到钱,便要担心受郑屠的羞辱,能不暗自啼哭?能够想象情形是何等令人心碎,叫人愤慨。而这些不幸妇女的生活扣局,则更表明在其时的社会前提下,受着双重榨取的妇女,是无力逃脱汗青所注定的悲剧命运的。金翠莲固然获得鲁智深的匡助,逃脱了郑屠的魔掌,过上了呼奴唤婢的优裕生活,说究竟,照样做了财主的外室,一个小小的侍妾罢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