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贫穷时十叩朱门九不开,看尽情面冷暖,这部元杂剧不光是恋爱戏!

2019-04-13阅读:138评论:

元代大剧作家王实甫的《西厢记》和《破窑记》,是两部千古不朽的恋爱戏,示意了贫穷儒生与品级观点,习惯势力的辩说,真实地反映了元代文人的实际生活。

相对而言《破窑记》里的吕蒙正更励志,这首粉墙题诗也很有名:"男儿未遇气呼呼,懊恼僧人饭后钟。从来任凭灰尘暗,今朝始得碧纱笼。"

因接了刘员外之女的择婿绣球,穷书生吕蒙正和月娥成了亲,只能栖身破窑,靠给人家写个对子,抄封书信为生。

日子过得有一顿无一顿的,不得已闻白马寺钟声便去蹭斋饭,还要讨些装在瓦罐里带给老婆。

日子久了惹得庙里的僧人生厌,于是吃完饭再敲钟,等吕蒙正兴冲冲赶去时饭没了。

寺中长老还说:"啊,秀才,我寺虽慈悲为怀不计较斋饭,可也有"举座僧不厌,一个俗人多",你一日两顿天天来吃了几多?从今儿起先饭后钟,没你饭了快走吧!你有满腹文章,为何赖此讨食?还堂堂须眉不怕羞,今后也别来了!“

老僧人一番话让吕蒙正又羞又恼,在庙里粉墙上写了两句:"男儿未遇气呼呼,懊恼僧人饭后钟"。回抵家又发现刘员外到破窑里摔了他的锅碗,逼女儿归去不成。

吕蒙正自发羞辱,与石友寇准进京应试,得中状元回乡任县令。他试探老婆先假称已死,后又说未中,月娥情比金坚,他才说出实情。

匹俦前去白马寺烧香,发现昔时题诗还在,并且罩上碧纱,老僧人谄谀道是龙蛇之体,金石之句,作犯难得的名迹,当然要加以珍爱啰。

吕蒙正想到昔时的嘲讽,感慨情面冷暖人情冷暖莫过如斯,遂提笔续上:"从来任凭灰尘暗,今朝始得碧纱笼。"

夫妻俩忆及昔时贫穷,烂衫难揣手,冒雪卖柴无人理会,今日高中才怀孕价百倍,碧纱笼诗的高级待遇,拒见朝贺的众乡绅。

当然戏中石友钦差寇准,最后解说了实情,岳父怕他贪恋富贵,羞辱是激其长进,还赞助俩人上京路费。父女终亲睦家人团聚。

《破窑记》终成皆大高兴的喜剧,一对贫贱夫妻的恩爱秀。然而王实甫这部戏中,对嫌贫爱富思惟的批判,比一样戏中光批判老丈人一家,加上"饭后钟"的故事情节,更深刻示意出了古代书生的真实处境:贫居闹市无人问,一举成名世界知。

不必说高中得状元,就是取得功名得富贵者究是少数,大多数穷极落魄平生,甚至仅仅因为没有进京赶考的盘费,困居乡野平生者众矣。

所以文人们才会写出那么多,人们津津乐道的,令媛蜜斯神仙鬼魅都爱穷书生,最后高中吃力尽甘来的戏曲、小说的故事吧。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