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曾景忠:蒋介石日志三则介绍

2019-03-17阅读:197评论: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现留存着蒋介石、蒋经国二人的部门日志。客岁2月16日,该所曾将两人的部门日志进行展出。

据载,“两蒋日志”,是由蒋氏亲属蒋方智怡代表蒋家,临时交由胡佛研究所档案馆留存的,待未来前提成熟时,这批日志将再返回蒋氏故土,永远留存于中国。

临时交由胡佛研究所保管的“两蒋日志”,卷帙众多。蒋介石的日志起于1918年,止于1972年。蒋经国的日志,始于1939年,止于1988年。据悉,由蒋氏后人与胡佛研究所的学者配合构成一个小组,决意“两蒋日志”按其内容分批慢慢公开,供公家阅览。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周天度师长在美时,曾前去胡佛研究所旁观了“两蒋日志”的展出,由其女儿周悦拍摄了蒋介石的日志(照片)三则。现将这三则日志的照片和内容附后,并由作者标点并注释。

这三则日志离别为1931年9月21日、9月22日,和1936年12月27日。

1931年9月21日

民国二十年 九月二十一日 礼拜一 晴 七十度[ 此为气温温度计华氏度数。下同。]

雪耻 谋事在人发奋养气 立身修行

联结内部,统一中国,抵当倭寇,留意交际,振作精神,叫醒国民,还我东省[ 指东三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敏捷占领了中国东北三省。]。

下昼二时到京,约会干部。余主张:日本占领东省事,先提(交)国际联盟[ 国际联盟,又称国际结合会,简称“国联”,成立于1920年1月。其宗旨传播为维护国际和平宁合作,但实质上为为英、法等国把握。中日两国均为国联成员。日本动员“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当局曾向国际联盟申诉,指控日本的侵略行径。]与非战公约国[ 非战公约,又称“白里安-凯洛格公约”,由法国交际部长和美国国务卿凯洛格提议,于1928年由法、美、英、德、意、波、捷、日等国在巴黎签署,内容大旨为禁止缔约国以战争作为履行国度政策的手段,而以和平体式解决国际争端。但实际上,缺乏有力手段维护这一合同的原则。],以求正义之战胜;一面则联结国内,共赴国难,忍耐至相当水平,以出自卫最后之动作。

对广东,以真挚求其合作。一、令粤方憬悟,速来南京到场当局。二、南京中央干部均可退让,只要粤方能负统一之责,来南京改组当局。三、胡、汪、蒋合作亦可。

从蒋介石1931年9月21日日志能够看出:蒋介石“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第三天,他才回到南京。当世界午,他召开会议,确定对“九·一八”事变的处理方针:在交际上诉诸国联,争夺国际的同情和支撑;国内增强联结,首要是解决宁粤对立,以共赴国难;经由必然时期的谦让,最后接纳自卫动作。

1931年9月22日

民国二十年九月二十二日礼拜二晴七十度

雪耻 谋事在人发奋养气 立身修行

上午到市党员大会,余讲至“国存与存,国亡与亡”之句,有一人讥为“言过其实”一语。余心为之碎。由此可知,人心已死,国亡无日。哀痛之至,拋碎茶杯,撕破倭本,不觉失态。余复言:我在日本炮火之中不止一次。倭寇在济南炮击机射,余实倭炮中遗留不死之身,决非夸词耳。乃益悲愤,因知爱国者多,而亡国者少,国是犹可为也。

下昼请稚辉[ 吴敬恒,字稚晖,时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国民当局委员。]、季陶[ 戴季陶,时任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国民当局委员、测验院院长。“九·一八”事变后,他又担当国民当局特种交际委员会委员长。],胪陈余之怀抱与感触,要胡[ 胡汉民,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国民当局立法院院长。1931年2月,因政见不合,蒋介石将胡汉民软禁于南京汤山。至10月,胡被解除软禁。]、汪[ 汪精卫,国民党中央焦点人物,多次与蒋介石交恶。1931年宁粤对立时,为粤方焦点人物。“九·一八”事变后,与胡汉民和蒋介石配合决意国民党内的统一,后任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出任行政院长。]合作,余交出政权之意。[ 其时国民党中央内部显现宁(南京)粤(广东)对立,蒋介石透露愿下野,请广东方面与南京统一。在广东方面的压力下,1931年12月15日,蒋介石被迫辞去国民当局主席兼行政院长职务。]

哀痛痛苦,欲哭无泪,哀丧(伤)未有如斯之甚也。

1931年9月22日的蒋氏日志,记录了他当天在南京市国民党员大会上讲话经由的一幕。当他讲到他抱定“国存与存,国亡与亡”的决心时,会场上有人调侃他“言过其实”。蒋介石气坏了,发了脾性,摔了茶杯,并争辩论:1928年济南惨案时本身履历过日军炮火的灾难,透露本身决心与国度共生死,并非夸饰之词。

1936年12月27日

民国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礼拜日 晴

雪耻

今天医病,下昼会客。

胞兄介卿正午逝世。余在病中,家人犹不肯使余闻知。呜呼,兄弟三人,今只残存一人矣!蒙难之中,使病兄惊悸,致其速亡。但余出险之讯,彼已闻知,当可慰其灵矣。

是日腿部疼痛未减,精神亦不甚佳,仅会客数人,问岳军[ 张群,字岳军,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会议交际委员会委员。]交际景遇。

晚见汉卿[ 张学良,字汉卿。]。彼犹强余以实行改组当局,而毫无悔祸之心。余乃以善言慰之,并实告以军法会审后,恳求特赦,并予以戴罪图功之意。彼乃昂昂然而去。

蒋介石1936年12月27日的日志,论述了两点主要情形:一是其胞兄蒋介卿逝世,其兄是因发生西安事变,为蒋介石担忧而加快灭亡的。其兄之作古,与惦念他在西安蒙难有关。二是,这一天他与张学良相见。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送蒋回南京。张学良见到蒋后,仍对峙要求他改组南京国民当局。他很不愉快。而他敷陈张学良,军法会审将对张判刑,然后再恳求对张特赦。张学良“昂昂然”而去。这是继西安事变后,蒋张关系在南京上演的主要一幕。

蒋介石这几篇日志,对研究“九·一八”事变和西安事变,不无参考价格。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