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敕勒歌》的作者是谁?为何说她的艺术价格不逊于同时期的敦煌?

2019-03-17阅读:91评论:

文|梅岱

要说古代诗歌的知晓率、普及率,《敕勒歌》天然可上排行榜的前列,因为它是不朽的经典。什么是经典?很主要的尺度就是经得起汗青的磨练,经得起时间的淘洗。牛骥同皂、大浪淘沙,沉淀下来的才是金子。同样,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浩如烟海的诗词歌赋,真正撒布下来的,当然是经典,是不朽之作了。

不要认为鸿篇巨制才是经典,文学艺术的价格是不克以外在的量作尺度的。你的作品篇幅再长,字数再多,若是是一地鸡毛、一堆柳絮,岂不是一阵轻风就能够吹得无影无踪了吗?《敕勒歌》固然篇幅简短,却成为史诗和绝唱,永远鲜亮,永远有生命力。原因是什么?就在于它是人民公共之作,是人民写的,也是写人民的。有人考据谁是《敕勒歌》的作者,有的说是高欢,有的说是斛律金,有的说是民间创作。我认为民间之作更合情理,就像很多处所广为撒布的山歌、民谣一般,《敕勒歌》天然是敕勒人的集体创作。

还有些研究者认为,作为敕勒人的民歌,《敕勒歌》最早是用敕勒语演唱的,而斛律金在那次宴饮上演唱时用了鲜卑语。按理说,斛律金作为敕勒人,本该用敕勒语唱,为什么却用了鲜卑语?这一方面是因为其时的东魏多用鲜卑语,这已成为整个社会之风气,乃至“高祖(齐高祖高欢)每申令全军,常鲜卑语”,这同孝文帝时代推崇“汉化”“禁诸北语”的确有很大分歧。另一方面,也或者是因为其时列入玉壁之战的东魏将士除了敕勒人外,还有鲜卑人、汉人等。

云纹瓦当,北魏,现藏敕勒川博物馆

《敕勒歌》从用敕勒语演唱,到形成《敕勒歌》的“鲜卑语版”,这自己就经由了一个由敕勒语转译为鲜卑语的过程。之后,《敕勒歌》又被从鲜卑语译为汉语并进行了艺术再加工流入南朝,后来被郭茂倩收入《乐府诗集》。这也就是说,《敕勒歌》是经由了两重翻译撒布下来,成为我们如今所看到的这个“汉语版”。可见,《敕勒歌》也是民族融合之作,是胡汉各族人民配合演绎的联结、统一、协调、相融之歌。

看到一篇文章说,写在纸上的文字,时间长了会发黄,藏在藏书楼里也或者有落尘和虫蛀,但写到人心里面的文字是永远不会磨灭的。我想,《敕勒歌》就是如许,将永远刻印在人们的记忆里,一代代被人们所传承、传唱,所记载、瞻仰。

我曾想,《敕勒歌》就其文化艺术价格讲,完全不逊于和它同时期的敦煌、云冈、龙门。但又想,大凡物质化了的艺术,诸如建筑、雕塑,也包罗其他美术作品,在汗青的长河里,很轻易毁于天灾人祸。像龙门石窟中宾阳洞的礼佛图浮雕,应该是龙门雕塑中最中心、最华彩的部门,只可惜被一个叫普爱伦的文物商人凿挖盗走。罢了经深入人心的《敕勒歌》,就不会遭遇如许的厄运,不消担心强盗们的罪行。因为《敕勒歌》是沁人肺腑的艺术。只要人在,只要中华大地上生生不息的中华儿女在,还怕有什么人用什么法子从人们的心里挖去盗走?

《敕勒歌》切实是一首有文化力量的歌。走进《敕勒歌》,走进这寄寓乡愁的心灵之歌,这悠扬浩荡的草原之风,这震古烁今的不朽之作,让我领略到了中国古典诗词的简约之美,领略到了北方少数民族文学的粗犷之美,领略到了民族融合文化景象的协调之美。这种美,有如草原浓香的奶茶,有如毡房袅袅的炊烟,有如马头琴激动委宛的乐曲,世代流淌在人们的心底。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