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国粹巨匠《饶宗颐纪念文集》正式出书

2019-03-17阅读:108评论:

新华在线网 祁成志

天 沐 堂

“天沐堂” ── 乃一代宗师张大千师长创立的“大风堂”第二代嫡传门生聂振文师长之堂号。

由西泠印社社长、现代国粹巨匠、百岁白叟饶宗颐师长题写。(饶宗颐师长、字选堂。)

深圳大学饶宗颐文化研究院编纂,以刘洪一为主编的《饶宗颐纪念文集》,由深圳出书集体---海天出书社正式出书。

聂振文师长撰写的《奖掖后学 扶携晚进——追忆饶宗颐师长》一文,被收录该文集。

奖掖后学 扶携晚进

——追忆饶宗颐师长

聂振文

兰摧玉折、斯人已逝

六合黯然,青山哀鸣,草木含悲!一代宗师,被学界称之“南饶北季”的有名学者饶宗颐师长,于2018年2月6日凌晨1时摆布在睡梦中仙逝,享年101岁。

我是上午八时许惊闻饶公仙逝的,心中不堪沉痛!呜呼,饶公神归道山,此后,我痛失仙长! 今回忆起来,饶公音容笑脸即在面前。

道德可风、行谊可师

人缘际会,让我有幸亲炙饶公,一睹巨匠风貌。

记得2016岁首秋,于香港工作的亨斌仁弟来金陵看我,攀谈之中,我们的话题在不经意间就聊到了现代大儒饶公。我敬仰饶公日久,然无缘聆听饶公教育和请益之幸,实感生平憾事。哪意料亨斌弟且与饶公相熟。当听闻我之言后,亨斌弟随心动念,愿助我了却生平之愿,必然帮我向饶公通报作为一位后学晚辈的敬仰之情和由衷的问候。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亨斌弟打来德律,感动地示知我,他于半个多月前已探问过饶公,且通报了我的敬仰之情,以及祈请饶公题写“天沐堂”斋号的心愿,而就在今天饶公已将“天沐堂”挥笔书就。

得知这个新闻,我真的是无比地高兴和感动!这是出乎我料想之外和让我非常打动的事。师长少少给人题写匾额,九秩之后更是了了。我偏得饶公厚爱,这是多么的幸运!于人而言,也是可望而弗成及的事啊!我感念连连,如师长这般大儒,以百岁高龄为我题写堂号,以我之资历和学识,又有何德何能能担得起师长如斯之垂爱呢?!

俗话说:幸福来的太倏忽。我似乎有些猝不及防。无论是自我鼓动,照样感念饶公恩惠,我当加倍起劲,络续提拔本身,以不负饶公厚爱!

亲聆教育,足慰生平

自饶公为我题匾后,有机会亲自拜谒、感激饶公,不给本身留下遗憾一向是我之心愿。我即奉求亨斌弟及与饶府私交甚深的陈文洲师长,以出头帮我联络,拜谒饶公,一睹巨匠风貌,一表后学感谢之情,亦不枉今生。

饶公被人谓之“业精六学,才备九能,已臻化境”。钱钟书谓之绝代奇才,季羡林说他是心目中之巨匠,法国汉学家认为他是全欧洲汉学界的先生,现代最伟大的汉学家,一代通儒。

师长之学问和对学问之追求实令我辈汗颜。他不只精晓英、法、日等六国说话,还熟知古代梵文、楔形文、甲骨文、金文、翰札帛书文字。谁曾想,如许一位八斗之才的巨匠,竟是一个连初中文凭都没有的人!完满是靠自学成才的。即使后来声望甚炽,也未获得过正式文凭,不曾留学国外。

斯人已逝,必将万古流芳。饶公死后为世人留下了极其贵重的财富,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饶公之“万古不磨意,中流安闲心”亦将永远激励我络续地进修和精进。

不老书生聂振文于天沐堂

岁次戊戌正月十二日

《天沐堂》微信公家平台主办 责任编纂:婉晴

天沐堂主人

聂振文:字允之,号不老书生、天沐堂主人。国度一级美术师,张大千再传门生。本籍山东蓬莱,六十年月出生于辽宁丹东,后移居古都金陵。

书法初宗赵孟頫、苏轼,后涉诸家;绘画初习明清,再习宋元,后承传大千泼墨泼彩。为有名书法家史成俊、书画人人郭子绪、岭南画派巨匠李汝匡、张大千关门门生孙家勤等诸师长的入室门生。因得恩师孙家勤师长亲传大千泼墨泼彩之法,遂成为张大千泼墨泼彩技法大陆继续人。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