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李鸿章并非卖国贼 签《辛丑合同》责任在慈禧

2019-03-17阅读:68评论:

在中国大陆,李鸿章几乎成了“汉奸”“卖国贼”的代名词,是个被全盘否认的汗青人物。李鸿章的平生雄厚、复杂,限于篇幅,周全评述留待异日,此处先介绍晚清一些有名人物的谈论。

以康梁为代表的维新派是李鸿章的政敌。他们在1895年成立强学会,果断拒绝李鸿章列入,不屑与之为伍!1901年,李鸿章在《辛丑合同》上签字后不久,便在恼恨交加中身亡了。梁启超立刻写了一本书,叫《中国四十年来大事记(一名李鸿章)》谈论了这个时代的大事和李鸿章的平生。个中有段耐人寻味的话:“若夫吾人积愤于国耻,憎恨于订定合同,而以怨毒集于李之一身,其事固非无因,然苟易地以思,当夫乙未(1895年)二三月、庚子(1900年)八九月之交,使以论者处李鸿章之地位,则其所措置果能有以优胜于李乎!以此为罪,毋亦观察笑骂派之徒快其舌罢了。”把“汉奸”“卖国贼”的帽子往他头上戴并错误适。

任公不愧为史学巨匠,这些话至今仍值得人们深思。以《辛丑合同》来说,实际是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的一纸屈膝议定书。这怪谁呢?李鸿章是衔命整顿残局,所有条目都经朝廷赞成,他没有背着最高统治政府出卖过任何国度权益。若是要穷究责任的话,应该清理的是慈禧及其他操作和支撑义和团的愚蠢官员们的误国大罪。列强的侵略和陵虐是应该抵制的,但国际法传入六十年后,不管有什么来由,用义和团那样的体式去看待外国人和外来事物是完全错误的。对基层公众说来,这是愚昧的爱国情绪恶性大发生。只要清当局擅长指导和阻止,正本能够避免成长成为一场弥天大祸。可是,慈禧及那些王公大臣们却要怂恿与依靠这些蒙昧之民同列强“一决牝牡”“张国之威”!(《宣战圣旨》,光绪二十六年蒲月二十五日),李鸿章其时是两广总督,祸乱的鼓起与舒展都在华北,他对朝廷的荒诞行动是果断否决的, 有什么来由要苛责李氏呢?

要周全评价李鸿章,不妨再听听张之洞的定见。张、李政见常相龃龉。谭嗣同曾几回引用他对李鸿章的考语:其时朝廷表里对西方军事、内政和交际“稍知之者,惟一合肥(李鸿章)。国度不消之而谁用乎?”①[①?《谭嗣同全集》,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158页。

]他们既是同时代人,又是颇有见识之士,而又非李氏的学生素交,这些亲自视察所得颇值得后人正视。

掀开一部晚清史,轻重工业开办,矿山开采,铁路扶植,电报、航运的成长,留学生的吩咐,各类学校的开办,水师建立,陆军编练,交际大事,几乎无一不与李鸿章有关。他还提出“外需和戎,内需变法”的方针和很多改造、开放的主张,未被采纳而耽搁了时机。是非得失若何?失误中哪些是情况限制,哪些是自身责任?需要卖力梳理。梁启超说:“今日举朝二品以上之大员,五十岁以上之达官,无一人能及彼者。”(梁启超《中国四十年来大事记》)一语破的,应该三思!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