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焚书坑儒”的汗青翳影

2019-03-17阅读:71评论:

厌槌坡火光冲天,公元前213年,中国汗青上最奢靡的祭礼用一窜火苗拉开了序幕。

这是一座位于渭河岸边的极其平常的小山丘,时光倒溯2232年,这里曾经升起过冲天的火光,烈焰熊熊中,数以万计的竹简发出惨烈的毕剥之声,厌槌坡,以通红的山体对应渭河的厌槌坡,此刻更像是一座祭坛,一间屠场。这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至暗时刻,史称“焚书”,而这场“焚书”的最初缘起,来自秦廷之上的一场激烈争执。公元前213年,方才荡平世界的秦始皇在变分封制为郡县制、统一了六国的器量衡、驰道和文字之后,兴致盎然地在咸阳宫摆酒设宴,宫中博士七十余人都进入受邀之列。这位中国始皇帝的脸上充溢着踞傲狂悖的神情,六国的一切典章轨制都在以秦制为尺度,大一统的款式从边境上已经形成,下一步就是从观点意识上彻底洗去六国的印记,而如今,这项工作已经起头。品着美食喝着琼浆的众博士们没有忘怀给这位年青年头的君主山呼万岁,个中,博士仆射周青臣对秦始皇更是推崇至极:“神灵明圣,平定国内”,“以诸侯为郡县,人人自安泰”,“自上古不及陛下威德”。然而此时,一个叫淳于越的齐国人却错误时宜地跳出来,这位年青年头学者厉声陈道:古时殷周分封后辈功臣,故能长有世界,“今陛下有国内,而后辈为匹夫”,一旦有事,谁来救助?为此,他主张以古为师,认为“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正本兴致正浓的秦始皇听到淳于越如许一声断喝,立时有些不悦,却是这时丞相李斯的语气有些不容置疑:“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今陛下创大业,建万世之功,三代之事,何足师法!诸生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而私学又相与不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哗众取宠,造谤生事。若不加禁止,必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在这段言之凿凿的争执中,李斯这位从百家争鸣时代走出的新朝重臣,已经预备为始皇帝打造一条前无前人的文化专制之路。

就在此次宴会之后,李斯向秦始皇建议禁止私学,划定“如有欲学者,以吏为师”;还建议焚烧《诗》、《书》,提出:“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世界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这是一条阴毒的建议,而急于金瓯无缺意识形态的秦始皇马上慨然允诺,当即着人付诸实施。当多量的先秦诸子百家之书被战士们悉数从民间汇集到咸阳,平静的厌槌坡再也无法平静,中国汗青上最大规模的焚书事件宣告起头。

没有人能说清这是一种如何的悲剧,竹简与布帛的扯破之声划破咸阳的天空,望着拔地而起的火焰,巨匠们已经没有眼泪,精神上的大难远比物质上的大难来得吃力涩,来得繁重。皓首经年,迎来的倒是思惟与符号的残暴剥离,这岂非也是一种酬答?中国始皇帝以“书同文,车同轨”的皇帝之威燃起带血的祭火,一经燃烧,就烧断了先秦的汗青,当承载岁月的典籍在火光中化为灰烬,秦帝国之前的所有故事已成传说。

更令人悲痛的文化大难还在“焚书”之后。公元前212年,就在“焚书”事件发生一年之后,一些咬牙切齿的儒生聚在一路议论这场文化大难,不堪哀思,这件事很快便传到了秦始皇的耳朵,此时的秦始皇,对儒生们术士们已无半点好感,谁人叫徐市的术士骗去了他的大量财帛,而他的祈求长生不老之药的船队却一向沓若黄鹤,正在气头上的秦始皇彼时又据说一班儒生们对“焚书”之事仍耿耿于怀,当然不克容忍。很快,这位一统六合的暴君再次下达了一份血腥的圣旨,他命令御史案问诸生,最后,受到株连的儒生竟达到460余人。又是渭水岸边,又是咸阳郊外,当一个伟大的深坑被战士挖好,所有的儒生都被反剪着双手,推了下去,一锹锹黄土覆压住儒生们呼天抢地的哭喊,同时,也彻底安葬了谁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本来不念书。 ”厌槌坡云霭四合,焚书坑张开焦黑的口腔,吐纳着汗青的烟尘,芳草萋萋的“坑儒坑”,则在七尺深的地下累积着层层白骨。“焚书坑儒”是一次中国汗青上空前绝后的文化洗劫,而被恶梦困扰的秦始皇却不知道,真正的梦魇,并非头戴方巾的儒士,而是匹夫亭长和一个力能扛鼎的莽汉。

(图片源自收集,侵删)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