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咸丰命令建立湘军 对清朝而言是福照样祸?

2019-03-17阅读:55评论:

我们说咸丰皇帝履行的改造中,很多都是处于被动局势下,不得已而为之之行动。也是以,改造往往不敷彻底,不光治标不治本,还轻易遗留下后患。

好比史论中盛赞咸丰的一条改造,为

“兵不足而兼用勇”

。所谓“勇”指乡勇,意为处所民兵的团练轨制。清朝团练轨制并非咸丰开创,但却由他所发扬光大,首要因为面临宁靖天堂之乱时,朝廷的常备正规军——八旗兵和绿营兵已根基失去作战能力,故咸丰号令各地官员回乡团练民兵,冀望以此作为匹敌宁靖军的首要战力。在四面开花的处所团练中,以曾国藩、胡林翼等在湖南开办的“湘勇”最为成功,后来也成为了扭转乾坤,击溃宁靖天堂为清朝续命的最大功臣。

咸丰松手让处所团练乡勇,是冒了很大风险的。正如曾国藩初战告捷,收复湖南全境和湖北武汉黄石诸郡后,大学士祁寯藻对咸丰的警告:

“曾国藩以侍郎在籍,犹匹夫耳。匹夫居桑梓,一呼,蹶起从之者万余人,恐非国度福也。”

处所团练势力是把双刃剑,行使得好,能够用作袭击仇敌的兵器,用得欠好,轻易反噬自身。尤其清朝作为异族统治的政权,危险系数加倍直线上升。平心而论,咸丰能打破重重阻力,最大水平施展团练的感化,施展了他过人的远见和气势,换了道光来做这件事情,绝难有这种破尔后立的胆子。

然咸丰重用乡勇,作为一时应急之道则可,认为长久之计则否则。我们前面讲到,清朝正规军由精锐之师逐渐蜕变为一群老弱残兵,乃轨制性身分所造成。咸丰要在军事长进行改造,出力点应在于啃轨制的硬骨头,甚至要触动旗人自身的既得好处,去从新打造一支有斗争力能打硬仗的中央正规军。但咸丰或许是没有意识到,也或者是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情,究竟是兼用成了专用,一味地倚仗处所团练势力,尽管短期内取得了成绩,却也同时埋下了隐患。

正如前面讲到的,乡勇并非正规军,本属于“编外人员”,朝廷正本是没有这些人的编制的。若不给他们封官,谁肯为清朝卖命?故咸丰不得不为此增加编制。如许一来,使得本已宏大而痴肥的权要机构变得加倍膨胀,而日后战争竣事要进行裁撤,也会引起很多麻烦。胡林翼活着时,曾论及其中之弊:

“宁靖军封王太滥,诸王各不相下,不受节制,故行军难有统帅;上游仅恃陈成全,粗俗仅恃李秀成,非有节钺之尊也。官军提督、总兵,黄马褂,成烂羊头,一旦乱平,朝廷那有这样官,有功者无认为生,必生不测。观敌军封王之滥,事必无成,我军后日之隐忧,正中此弊。”

胡林翼提到的这点照样小事,更为严重的是,跟着乡勇势力的络续成长强大,让一些处所大员具备了军阀初期的一些特征。从曾国藩,到李鸿章,再到袁世凯,晚清以来疆臣军阀化络续加深。曾国藩之湘勇,李鸿章之淮勇,世人多以湘军、淮军称之,更能道出其实质,已经超脱了处所民兵组织的领域,自成一军。清廷虽在名义上向导着这些戎行,但掌控力已然大大下降。

在对宁靖天堂作战竣事后,清廷为了防止一家独大,一度接纳了拉一派打一派,让各方势力互相牵制的制衡策略。但准确的制衡手段,如人执掌天平,筹码尽在己手,尽量临时失衡,亦可随时整顿全局,其前提是自身具备壮大的实力。若自身壮大的前提不存在,那这种制衡就像绝壁上走钢丝,一旦失去均衡,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自咸丰皇帝舍兵用勇,二者兴衰更替,清廷不得欠亨过汉族大员来间接掌握戎行的趋势越来越显着,但始终找不到好的解决方案。清末之世朝廷虚有其表,爱新觉罗氏子孙不肖,处危险境地而不自知。

《张之洞年谱》记载,在一次关于是否要尊敬民意的计较中,摄政王载沣对张之洞妄言:

“怕什么,有兵在。”

张之洞退而太息:

“不料闻此亡国之言。”

载沣无识,自认为还能对戎行发号出令,而张之洞则看得更清楚,彼时之清军已不听命于爱新觉罗。最讪笑的是,宣统三年(1911年)武昌起义一声枪响,恰恰是载沣口中之兵,充任了推翻清朝两百多年统治的前锋。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