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顾炎武:“亡国”与“亡天下”有什么区别?

2019-02-14网络整理阅读:50评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一句家喻户晓的爱国主义名言,语出梁启超《痛定罪言》的“斯乃真顾亭林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然而顾亭林从未说过这句话,在《日知录·正始》里只有一句类似的句子,叫作“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如果仅仅通过断章取义的方法来理解的话,似乎顾炎武和梁启超说得并没有区别,然而如果进一步深入理解顾炎武的思想,就会发现梁启超其实只是借顾炎武的酒杯来浇自己的垒而已。

顾炎武:“亡国”与“亡天下”有什么区别?

顾炎武(1613—1682)是清朝学术的开山鼻祖梁启超:什么才是爱国?

《痛定罪言》是梁启超在袁世凯接受《二十一条》后发表了一篇散文,分为三段;

其一论条约已定,和议已成,不要再去说什么“宁为玉碎,毋为瓦全”,而是要面向未来,痛定思痛,亡羊补牢;

其二论中国人之爱国精神,梁启超认为中国人大多都是口头爱国,在行动上还是以私人利害为先。北洋时代,朝政腐败,不少人都有“时日曷丧,及汝偕亡”的愤怒。在他们的内心中爱国是毫无意义的,一语及爱国,他们必反唇相讥,说中国虽未沦为异族之统治,,但国民却不能像英属印度那样享有政治自由。他们生活痛苦,财产也不得保障,反而遭受重税的压迫,被专制教育所愚化,因而“吾不知有国之优于无国者果何在也?”

在北洋政府的统治之下,爱国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就如人人都爱自己的身体,但是如果身体失去了健康,患了癌症,日夜遭受病痛的折磨,那还不如但求速死。一个破碎的家庭尚且让人痛苦而逃离,一个腐坏的国家怎么不会让人产生“逝将去汝,适彼乐郊”的念头呢?

因此,梁启超认为爱国的前提是政治澄明、与民休戚与共,北洋政府需“洗心革面,改弦更张,开诚布公,信赏必罚,使人民稍苏复其乐生之心”,使病痛的身体恢复健康。接受《二十一条》的北洋政府所需补的“牢”正在于此。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