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从苏轼的《念独娇》,看“百字令”的古今对比

2018-12-08网络整理阅读:76评论:

《百字令》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词牌名,也是古典诗词中的奇特风景。《百字令》的一个别称就是《念独娇》,就是那个我们非常熟悉的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等流传千古的名句的一个词牌。这就是灿烂的中国古典诗词文化的一个侧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从不同的视角观察中国诗词文化就会发现不同的特点。

从苏轼的《念独娇》,看“百字令”的古今对比

苏轼那首著名的《念独娇 赤壁怀古》其实也是一首《百字令》,不过《百字令》这个别称《念独娇》这个词牌得名于唐代天宝年间的一个名叫念奴的歌伎。因为来源就是一位女性,自然就有了一份娇媚与阴柔,但是随着苏轼率先在词的领域突破了局限,因此《念独娇》的词牌就不仅仅局限于阴柔的方面了,走向了阳刚美,走向了浩大的境界。典型的代表作就是苏轼的《念独娇 赤壁怀古》,这也可以说是《百字令 赤壁怀古》,但是没有前者雅致。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从苏轼的《念独娇》,看“百字令”的古今对比

词中,苏轼望着滚滚东流的长江,想到自古以来那些出类拔萃的英雄才人都已随同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犹如被滔滔不绝的浪涛从历史上冲洗掉了一样。乱石穿空,陡峭的石崖直插高空;令人胆寒的大浪头,拍打着江岸,激起的浪花像无数堆耀眼的白雪。面对着这雄伟的景象,难怪作者要赞叹不已:既赞美这壮丽的大好河山,更赞美历史上曾经在这里炙手可热,,显赫一方的无数英雄豪杰。在作者的想象中,周瑜身着戎装军衣,手摇羽毛扇,头戴着配有黑丝带子的头巾(纶巾),风度翩翩,镇定自若地指挥,在谈笑风生之间,轻而易举地就把曹操水军战船烧成灰烬。像他这样,通过想象去经历(神游)那三国(故国)的赤壁之战,人们大概会讥讽他太过感性 甚至是自作多情了,因而年纪轻轻就有了花白头发(华发)吧!自嘲之余,一种看破红尘的消极情绪油然而生。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