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贾兰后来出将入相了,曹雪芹没有理由让李纨入薄命词呀

2018-11-10网络整理阅读:174评论:

从李纨的判词看来,贾兰将来是要“出将入相”的,,后来贾府败落之时,贾兰将一枝独秀,为母亲赢得了“晚韶华”,然而,后面紧跟着却说什么“昏惨惨黄泉路近”,所以许多人认为这是说李纨虽然赢得了“珠冠”、“凤袄”老来富贵,但却性命无常,未及享受就过世了。可是年迈终老,本是人生规律,李纨何悲之有?没有理由入薄命词呀,所以她的判词不能这样简单地理解。她的判词结构与他人略有不同,从“镜里恩情”至“也要阴骘积儿孙”是上部分,应该是说李纨的情况的,说的是她虽然未受老来贫,但是却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从“气昂昂头戴簪缨”至“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是词的下半部分,,分明说的是贾兰的,“头戴簪缨”、“胸悬金印”都是指的武将的服饰,下半部分主要是说贾兰以战功给母亲赢的了富贵后,自己却“昏惨惨黄泉路近”,早早撇下老母先走一步了。而且贾兰早夭的原因,似与李纨有关——“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一句,最终要有着落的,这与巧姐判词中的“幸娘亲,幸娘亲,积的阴功”恰恰是相反的意思,正是说李纨不与儿孙留阴骘,也许这让人很难想象,像李纨这样敦厚贤良的人,能做什么恶呢?不妨细观李纨为人。

贾兰后来出将入相了,曹雪芹没有理由让李纨入薄命词呀

李纨是贞节、本分的,她青年丧偶,虽居高粱锦绣之乡,心如槁木死灰一般,对外事一概无见无闻,是个近乎完美的节妇,随着夫君的死,她生命的全部意义集中在了二件事上,第一件是“教子成人”;第二件就是“攒钱集财”了。在那个夫死从子的时代,儿子之于寡母的重要性自不必言,而且,确切地说,第二件事归根结底也是为了前者服务的。当然,孤儿寡母,无人庇护,没有安全感,总想在手头多留些银子有备无患,这种心理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李氏的“积累”已经十分出格了,她是“节俭”且“见缝插针”地挣钱,她不能像凤姐那样,能有许多进项,她只能把市场放在了大观园的一群爱诗的姑娘们身上,且看李纨做社长的收支情况:九月初,李纨领着姑娘们闹了凤姐,逼凤姐放下了五十两银子供诗社活动“慢慢”用,五十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呢?

贾兰后来出将入相了,曹雪芹没有理由让李纨入薄命词呀

那是老太太、太太二个多月的月银,可是到了十月,姑娘芦雪庵联诗时,李纨却又提出,要每人交一两银子,包总五六两银子送至她手上,做活动费用,从九月初至十月,顶多一个多月,既没结社也没聚会,那五十两银子干什么花了呢?先不提这五十两了,就说那五六两吧,姑娘们都是吃了饭才去的,联诗时至多准备些茶果小吃类的东西,就能花这许多银子?人家探春头一次要约大家结诗社,没向谁要一分银子,不也照样“成功举办”?李纨这个人挺有意思,连小姑娘们的银子,她也赚的。

贾兰后来出将入相了,曹雪芹没有理由让李纨入薄命词呀

人家凤姐儿也赚钱,“弄权铁槛寺”就安享了三千两,还放债,但人家对自己身边毫无利益冲突的人,还是颇具善心的,接济刘姥姥,对与她向有过节的邢夫人的侄女儿邢岫烟也格外看顾,而李纨呢,她一向以贤良著称,却能下的了手赚朝夕共处的小姑们的几个零花钱,照这样看来,无论她将来做什么事,也都不必惊诧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