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庚子之乱后,清朝上下热衷于一项娱乐活动,慈禧太后也喜欢

2018-10-14网络整理阅读:91评论:

晚清拾遗录(三十七):徜徉于山林泉石之间,而尘心渐息;夷犹于诗书图画之内,而俗气潜消。

光绪二十八年,此时的紫禁城,再也不是一年前的那般一片狼藉。两宫风光回銮,虽然填进去了“李相国”这根穹天木,朝野上下仍然是一片祥和。虽然也有点不明不白,毕竟曾经的六位军机大臣中有两位被处死,然而对于庙堂之上来说,该脱掉的“臭袜子”已经脱掉,庚子之乱的迷雾就可以拨云见日。至于大清半壁江山的兵蕤肆虐,以及人均一两银子,以示羞辱的“庚子赔款”,都不如储秀宫外的那一句“太后吉祥”,慈禧在这场庚子之乱中,只为李鸿章的死,掉过眼泪。“李中堂”没来得及“荣膺厚赏”,但是太后也没有亏待她自己,她有了自己的“奔驰专车”,是德国人送的,尽管曾经进出紫禁城的任何一位德军士兵,裹在大衣里的“纪念品”都可以与其价值媲美。

庚子之乱后,清朝上下热衷于一项娱乐活动,慈禧太后也喜欢

但是,慈禧太后喜欢这些稀罕玩意。她不仅亲自试乘,而且“坐着舒坦,比骡车稳当”。西狩之路上颠簸的骡车,确实让太后心有余悸。然而慈禧却不让开车的孙开富坐着开车,认为不成体统,可是“孙司机”又不会跪着开,且害怕抗旨不尊的罪名,只好一跑了之。慈禧还爱上了照相,她也知道那些宫廷画师的手法再娴熟,终究比不上“润笔”的银子来得实在,所以画像中自己不可信,而且照出来的相片,还可以让内务府用金框子裱装起来,送给那些洋夫人“结其欢心”,乐此不疲的慈禧,还会兴致勃勃地签名在上。不过,庚子之乱后最是慈禧的“心头好”,要数“打麻将”,当时清朝上下都热衷于这一项娱乐活动。

庚子之乱后,清朝上下热衷于一项娱乐活动,慈禧太后也喜欢

其后,“庚子年”更被大清天南地北的麻友们称为“麻雀年”。刚从“庚子拳变”的靡乱中,喘几口粗气的普罗大众发现,“庚子之后,南风北渐,王公大臣热衷此道,官不能禁,麻雀之风遂靡京师”。庚子之乱后打麻将风气之盛,“上自宫廷阀阅,下自肩舆负贩之流,罔不乐从。凡舟车狭巷,辄闻铮铮然声相达也,无昼夜沉溺于此。”打麻将如此盛行,因为“提神旺气有如鸦片,排愁遣闷远胜酒浆,公余则消案牍之劳,宴会且联宾主之雅”,从作威作福的洋人威风下,,再次抬起头的晚清达官显贵,发现“人世间竟有如此快事也”。但是要说打麻将,玩得最欢快、最大气的还要数跟慈禧在西狩时饿瘦了一圈的嫔妃以及宦官们。

庚子之乱后,清朝上下热衷于一项娱乐活动,慈禧太后也喜欢

最终,一路上担惊受怕、前途未卜,这些人发现此时可以放手一赌解千愁,何不人生得意须尽欢。虽然都是打麻将赌博,要数慈禧太后赌得最有名气。已经捞得盆满钵满的庆亲王奕劻,福晋们陪同慈禧打麻将,每次都是“以万两银子计”,奕劻还定下规矩,每次都得输干净,如果不够,“随时“遣人至家续取”,要是输得不够数,,奕劻还会骂她们不会办事。每次“手气”好的不像话的慈禧太后,自然打麻将玩得不亦乐乎,毕竟庚子之乱后,天下再次同唱“玉堂春”,热闹的牌桌以及光鲜的戏台背后,没有会在意那个逐渐倾颓的背影。

参考资料:《庚子拳变始末记》、《景善日记》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