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纪念开滦建矿140周年特刊」周学熙的抗争

2018-08-13网络整理阅读:156评论:

「纪念开滦建矿140周年特刊」周学熙的抗争

学熙(1866—1947),字缉之,号止庵,安徽至德(今东至)人,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其父周馥曾任两广、两江总督。周学熙最初在浙江为官,后为山东候补道员。1900年入袁世凯幕下,主持北洋实业,是袁世凯推行新政的得力人物。1903年赴日本考察工商业,回国后总办直隶工艺总局。1905年,他出任天津道,1907年任长芦盐运使,办商品陈列所、植物园、天津铁工厂、高等工业学堂等。

1907年,滦州煤矿有限公司成立,周学熙出任总经理,以50万两官银启动,另募200万两商股,注明“招股权限为华商,概不搭入洋股”。

为表达对滦州煤矿支持,已经升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袁世凯宣布“滦州煤矿三百三十平方里严禁他人采矿 ”,同时明定该矿是北洋官矿,为北洋军需服务。

周学熙在滦州开矿时,手脚并用,土洋齐上,既使用了最新式的采煤机械,也土法上马挖了很多小煤窑。一时间,开平煤矿四周矿井星罗棋布,顿成被围之势。

从1908年正式投产到1912年,滦州煤矿产煤130多万吨,在京津市场的销量不断上升。为形成市场压迫,周学熙一开始就用上了价格战,同样品质的煤硬是比开平的煤价低。在1906年至1910年期间,,开平的效益不错,年均获利有200多万两,股息率年均达12.5%。滦州煤的战略让英国人大呼吃不消,1911年后,开平煤也就地降价销售,甚至一度把价格压得比滦州煤还低。周学熙也有点儿受不了,他向各洋行借款,又遭到开平煤矿的暗中阻挠,最后不得不发行了150万两的债券。

开平与滦州的缠战,打到双方皮开肉绽,两败俱伤。周学熙与英方就两矿合并事宜多次谈判交涉。最后,英商眼看中央政府抱定支持周学熙的态度,便同意将开平交还中方,代价是要“赎款”270万英镑。周学熙讨价还价,减至178万英镑。英方决定同意。

可是,局势在1911年10月又发生了180度的大反转。那个月,武昌爆发了辛亥革命,大清朝廷岌岌可危。滦州公司的股东们生怕再次出现当年被洋人夺走煤矿的悲剧,匆匆同意再议合并。于是,主客顿时易位。1911年11月,开平、滦州煤矿达成“合办条件协议十款”,同意合并成中英开滦矿务有限公司,股权对等平分,利润则由开平得六成,滦州得四成,管理权由英方把持。

有学者认为,这场合并对于开滦双方都是好事,,两大煤矿从此不再打价格战,达到了整合的规模效应,在商业谈判上也算是平等。也有学者认为,开滦合并实质上是“以开并滦”,滦州煤矿以十倍面积只得四成利益,而且管理权尽入英人之手,其结果与周学熙的开办初衷简直南辕北辙。开滦的商战案例,再次以最直接而残酷的方式证明了那个道理——国不强,则商不立。

周学熙对开滦合并的结局当然是十分伤感,他拒绝出任新公司的督办。在日记中,他慨然曰:“吾拂虎须,冒万难,创办滦矿,几濒绝境,始意谓,将以滦收开,今仅成联合营业之局,非吾愿也。”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