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淮安,周恩来和吴承恩的两口井

2018-07-14网络整理阅读:82评论:

淮安,周恩来和吴承恩的两口井

离开淮安很久之后,还会想起淮安。不为别的,只为那一阵阵摸不着、看不透的水气。那些水气,湿湿濡濡,滋滋润润,弥漫着,发散着,目不可睹,嗅之却在。即便是在溽热闷躁的北方,沉心想来,那些湿漉漉的水气,依然能在意念中散开,带来清凉和湿润。

这是淮安的水气。

淮安是一座水城。城里城外,无数的沟渠河湖纵横交错,把淮安间隔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网眼。古淮河和京杭大运河,也选择在这里交汇。放眼望去,淮安就像是坐在水里。

于是,淮安城无时无刻不被笼罩在密不透风的水气中。生活在淮安城里的人们,自然少不了饱受熏染。水养人,所以淮安多才俊。

其实,何处水土不养人?在南方,有土有水的地方很多,,人也自然不会少。我来淮安,见到了我未曾想见到的物什,那便是:井。而且是古井。

人在城中,城在水里。淮安的井,恐怕就是打开淮安人与城与水关联的密匙。不缺水的淮安,为什么要有家居的井,我不明白。淮安有多少口古井,我也不清楚。

走进驸马巷,来到周恩来故居,经过他年少读书的地方和他父母的居室,再往前走,是一个狭窄的小院。小院里有榆树,有奶娘蒋氏居住的小屋。在院子的左下角,是一口井。我到井边,已是下午。西晒之下,井架在屋院的阴影里显得昏暗,幽深。从井口边细看去,有井绳磨出的道道石痕。这的确是一口古井。一口井,维系了一个人、一个家族,与一方水土的联系。我猜想,周恩来的祖父买下这个院落时,一定是相中了这口井。年少的周恩来自然从井里打过水,厨房的东南角,有一块小小的菜地。当时的少年,在感受淮安城沟渠河汊的水气弥漫时,更是接引着从自家宅院的那口古井里飘逸出的那一丝一缕。多少年后,周恩来在京城里问从淮安来的乡亲:“我家的那口井还在吗?”我诧异的是,他问的,却是井。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