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原创】自古都是官审贼,今日且看贼审官

2018-07-13网络整理阅读:146评论:

作者:史遇春

引子

二十出头的侍候,我忽然大发愿心,沉下气来,花去闲时的功夫,转而学文。

虽然,后来我对文人一词多有轻视与鄙弃,但是,我深知,文人的那股子气,是一直深藏在我的骨子里的。

那股子文人气,在记忆中,我可以追溯到进学初始;在血脉上,我可以追源到家父;在传承上,,我还可以追宗到祖父、曾祖父。

在那股子文人气的助力下,我开始自己学文。

当日学文的教材之一,是《古代汉语》。

这部教材,总共有四本、或是五本,我记不清楚了。

教材是王力先生编著的。

一字一字地读,一页一页地啃,一笔一划地写笔记

原本,我的语文底子就还过得去,经过这一番的苦用力、笨用心,我的文言文阅读能力有了非常大的长进与提升。

读书,我是笨的。读书时,对于笨我,所能做的,就是花功夫、用力气、死坚持。后来的读书经验告诉我,我这样的笨,采用如此的笨方法,还是很适合自身的。

《古代汉语》里的篇章,至今思来,依然清晰可见。

印象比较深的文字之一,就有庄子的《胠箧[qū qiè]》。

就像文题“胠箧”二字一般,此篇的用字之奥涩,第一眼就让人昏乎昧然了。不信,请看此篇的第一句:

“将为胠箧、探囊、发匮之盗而为守备,则必摄[shè]缄[jiān]縢[téng]、固扃[jiōng]鐍[jué];此世俗之所谓知(通智)也。然而巨盗至,则负匮、揭箧、担囊而趋;唯恐缄縢扃鐍之不固也。然则乡(通向)之所谓知(通智)者,不乃为大盗积者也?”

仔细学过之后,其间的繁难之字也认识了,句子的意思也明白了:

为了防范打开箱箧、探取私囊、撬开柜子的小偷而做准备时,必定是要闩插箱箧、紧结私囊、锁好柜子,这是一般人所谓的聪明举动。可是,一旦大盗到来,他会背着柜子、扛起箱箧、挑着私囊快步趋逃,他还生怕插闩、结绳与锁钥不够牢固。这样看来,此前所谓的聪明作法,不正是在给大盗做积聚和储备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4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