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中举了,来狂欢啊

2018-07-13网络整理阅读:69评论:

中举了,来狂欢啊

唐朝诗人孟郊有一首《登科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好高兴的一个孟郊!杜甫是听到官军收复了大片的土地,才发出“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的豪语,而孟郊中举后比杜甫听到结束战乱的消息时还高兴。

孟郊与贾岛并称“郊寒岛瘦”,他比贾岛大了二十八岁,是贾岛的前辈。他还有个称号叫“诗囚”,这是后世的元好问送给他的。据说孟郊写不好诗就不出屋子,因此得了这么个称号。他早年生活贫困,多年屡试不第,中举时已经四十五六岁了。

而这首诗表明,唐代科举十分难考,才子太多,名额太少。只要中了举,肯定会像孟郊《登科后》一诗中所写的样子了——考中了就想疯狂一下,是后世范进中举样子的前身。

来讲讲唐朝文人具体在中举后都干些什么吧。

在唐代长安城的东南角有一片水域,名叫曲江池,简称曲江,是由泉水形成的。这里碧波荡漾,种植了大量荷花,江边又长满了菖蒲和芦苇。曲江池的东边,有一大片地稍微高出一点,这里叫芙蓉园,建满了亭台楼阁。而曲江池的西边,就是杏园和大慈恩寺,大慈恩寺有一座高塔,就是大雁塔。这一大片的地方都叫作乐游原,从汉代起兴建。每逢春天,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都要到曲江江畔游玩。姚合在《杏园》一诗中写道:“江头数顷杏花开,车马争先尽此来。”人们摩肩接踵,热闹非凡,那场景就像是唐代的游园大会。当然,人群中有骑马的,又有坐车的,人太多了也会拥挤不堪。

到了唐玄宗年间,他为了去芙蓉园方便,就在长安城的城墙处修建了“夹城”,即两边是城墙,中间夹着一条大路。从大明宫到兴庆宫再直接到芙蓉园,大队人马在“夹城”中走,人们就看不见了。在那里,唐玄宗令群臣作诗,因此留下了大量写杏园、芙蓉园、曲江这一带的“应制”诗。后来,曲江池的泉水渐渐枯竭了,周围的亭台楼阁也成为了农田。现在随着城市建设的扩大化,农田也没了,但从大雁塔往东,还能看到一些芙蓉园和曲江的遗址。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