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猎奇八卦 > 正文

颤抖吧,戛纳!这部韩国电影刷新了历史

2018-05-18网络整理阅读:179评论:

时隔八年,自2010年的《诗》获得戛纳最佳编剧奖之后,李沧东带着最新杰作《燃烧》回到戛纳舞台。戛纳还在官网挂上了大大的“李沧东强势归来”的“横幅”。

颤抖吧,戛纳!这部韩国电影刷新了历史

当然了,新作也无愧于“李沧东出品,必属佳作”这一金字牌匾,一亮相就刷新了戛纳有史以来的场刊评分(当然了Screen的场刊评分总共就二十来年历史),超越2016年的《托尼·厄德曼》拿了3.8分的好成绩。原本看好是枝裕和折桂的笔者,吓得再也不敢说不看好《燃烧》登顶的话。(注:本文涉及剧透,请谨慎阅读。)

1. 嗡嗡燃烧的虚无与愤怒

想要谈《燃烧》,就不得不提该片的原著小说,来自于的村上春树的短篇《烧仓房》。从艺术成就上来看,村上的短篇质量平均下来远高于长篇小说,尤其是《烧仓房》,笔锋精简有力,暧昧的隐喻和闲散的架构,乍看以为读了一篇博尔赫斯的短篇。看似答非所问,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事实上“字里行间都是吃人二字”。

颤抖吧,戛纳!这部韩国电影刷新了历史

李沧东的《燃烧》正是在《烧仓房》的基础上扩充。在这里顺便提一句,豆瓣短评上有人评论说《燃烧》证明电影可以超过文学,那大概是没有看懂小说。李沧东拍的《燃烧》除了借用《烧仓房》的意象和架构之外,从灵魂上其实走了另一个方向。

颤抖吧,戛纳!这部韩国电影刷新了历史

影片的前半部分保持着文火的温和,直至惠美失踪触发装置,剧情快速上扬抛出一条激昂的弧线。《燃烧》提取了村上春树《燃烧》的虚无和福克纳小说的愤怒,从低温的无力逐步上升到剧烈的冲突,催化成一种虚无生命中无所安放的愤怒感,植入对社会环境的无力感,创造出其独一无二的《燃烧》。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