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猎奇八卦 > 正文

3小时片长还没看够?凭什么《地久天长》能获得如此多奖项和口碑

2019-12-05 00:21:38阅读:71评论:

很幸运的是,文艺片《地久天长》入选第69届柏林影展主角逐单元,并获得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双项大奖和第32届金鸡奖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三项大奖。

但遗憾的是,《地久天长》上映时代我并未能走进影院支撑、赏识。

好多人说实际主义文艺片3个小时的观影时长让人望而却步,尽管排片量不多,但当真的走进影院,沉浸在银幕上显现的几十年人生变迁后,再说本片还透过叙事策略让观众有一种非往下看弗成的盼望。

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地久天长》里穿插跳跃的叙事手法,人物关系的细碎,加倍上作为配景的三十年中国政治史上各种大的决议,或雷霆万钧,或草蛇灰线,这些足以令观众反射弧变长。

我看豆瓣上几乎所有的影评都认可观影之初有点云里雾里,当然这不故障他们断定这是一部史诗般的作品,体会到政治的覆雨翻云对小人物命运的捉弄,领略了一个关于人道的寓言。

除了王小帅导演的才调,还有盛赞两位主演王景春和咏梅的“润物细如声”式演技,两人的不锐意节制反而更深刻地示意出了人物的感情和对魔难的隐忍。

摄影先生的劳绩也是极大的。3个小时的影片没有让人厌倦,简陋的海边小屋也具有迷人的画面美; 窗外粗壮的吊车与货船,无声地施展中国的变迁;光影冷暖的转变则陪衬出人物的悲喜...

这是一部较为典型的王小帅用小我履历描画社会变迁的作品,或许是因为王小帅营造的汗青身分过于符号化、美化人道、强行息争为大团聚...片子上映后也受到一些诟病。

是以,除了对规划生育的批判,影片中隐含着的是那一代人面临当权者制订的社会规范的无从抵制与集体静默。

这一点同样在王小帅早期作品《青红》里施展了出来。

影片中新建因为列入黑灯舞会被抓进牢狱,几个主人公和美玉一路到牢狱探问他。

铁栏一侧的新建剪剃掉了入狱前的新潮长发,眼神中透着凝滞与虔敬,显着已经成为一个在服刑人员形象。新建笃定地说他已经熟悉到了本身的错误:“要果断革新,毫不再犯。”

对比显着的是,入狱前的新建是位时髦青年,穿戴喇叭裤,形象新潮,言词激烈。

入狱后的新建因为跳舞而在狱中反省,就连眼神都完全改变。新建因列入舞会入狱的遭遇在如今看来实在弗成思议,而不管真心照样假冒,新建在狱中悔改本身跳舞给社会带来的风险。在如今看来十分荒谬。

列入舞会这几回正常不外的娱乐运动,在少少数当权者一声令下后就被付与了其他意义,成为一种「流传下流」的越轨行为。而大部门无权者在被监控的情况下便接管了这一统一的社会规范,在那一段时期里不再列入舞会,视其为混混分子。

全片两次显现的统一个病院场景片段也令我印象深刻。

病院墙上红色的「静」字,精明的显现在观众视角里。

刘耀军抱着溺水的刘星进病院,马上呈如今银幕中央。而影少焉意去掉了耀军丽云失去孩子的疼痛脸色。

第二次「静」字显现在王丽云被海燕率领的规划生育人员带去病院做引产,耀君无力抗击只能坐在手术室外静静地守候,却等来了手术事变——老婆再也无法怀孕的噩耗。

两次病院的场景里,都有「静」字的显现。此时,无声胜有声。

或许王小帅也并非锐意用文字符号来表达什么。但一个「静」字充沛解说旧时代的中国人被隐去的残酷与痛。改造开放、知青返城、反精神污染、规划生育、国企下岗......

这也衬托着影片中主人公面临一些构造性变故时的一筹莫展与静默,他们习惯性的将过错归罪于自身,而非是其他问题。

耀军与丽云无法保住本身的第二个孩子,无力抵制暴力,只能懊恼本身的无能,静默着接管本身再也无法有孩子的事实,用之后几十年的时间去消减疼痛;

新建接管了对「跳舞有罪」的界说,贰心甘情愿革新本身,从新做人;

担当计生工作的海燕带头打掉了丽云的第二个孩子,在刘星作古后,海燕也受了20年的心理熬煎,即使在作古前,她也认为是计生工作迫使本身其时那样做,却从未说出是规划生育让他们被迫处于疼痛傍边。

在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的理论中:最残暴的是,大多数静默和无法发声的人在汗青中仿佛未存在过一般。

3小时的片子诉不尽40年来「失语者」的履历,《地久天长》也有些带着脚铐跳舞的意味。

就像1905片子网评价的一般:“这不是一部要让观众哭的片子,导演自己就已经充沛制止了,真正打动观众的,其实是那份中国人的感情共情。片子里涉及到的相关政策,只是个体面,导演并没有锐意要去控诉。相反,片子中的人物感情故事才是要害,它讲得是中国人自古以来,魂魄深处的隐忍感情。”

四平八稳的叙事气势

事实上开篇三场戏让人有种疑惑,但对我来说更多是悸动:

凉亭上的那一幕孩子视角,远眺河岸其他孩子们游玩,沈浩等不及要到场孩子们,于是照样抛下了不敢曩昔的刘星,本身跑了下去;刘星回抵家,与父亲耀军、母亲丽云打了号召便上桌,一家人恬静地吃饭;又是谁人河旁 ,大前景看到一行人奔向河边,一直喊着“星星”。

若是三场戏中有实有虚,那么也许能注释为何第一场戏拍摄两个孩子的镜头,总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受。

第一场戏在无非是在剧作上的一个功能性存在:刘星总跟沈浩一路,沈浩总爱怂恿刘星,而刘星老是郑重、害怕、怯弱。毕竟酿祸,第三场最后是镜头对着在凉亭边,只剩一条内裤的沈浩蜷缩着、股栗着。然而,第二场还或者是第一、三场之间的一次增补性闪回。

其实这三场戏交代有点让人脑洞,第三场的河边是第一场的陆续吗?那么,方才回家恬静吃饭的刘星又是谁?是鬼魂?是一种后设性想像?是一种愿望,一个提前揭示的假如星星没死的愿望?

沈浩的神情没有获得充裕的时间注释,留下悬念。粗略也成为影片握住悬念的根基手法,好比耀军手上那只戏份吃重的手机,一次次响起,一次次被割断,观众急迫知道谁打来的?总由下一场戏来揭示。直到接近片末,影片要收尾时接到的德律,才让观众知道是谁打来了,且这通德律也必需是在现场接听。

手机响起,几乎成了王小帅作品叙事休止的标记,笼统化到几乎能够称之为「王小帅轻触」。

这种三段式情节的优点就是能让我们深刻的知道其时的主人公心里的无语和绝望。

究竟我们都知道了:刘星溺毙。

当然又有人要说话了,能够说编导如斯大费周章,似为影片添加了复杂的条理。至少,时空瓜代带出分歧的时间维度,故事是以有了立体感。环绕着死去的刘星成长出来的纠葛,是刘家与沈家理不清纠缠——因为规划生育。

为了将耀军丽云对孩子的感情做更深的描画,片长天然成为主要的形式。如今想想3个小时不外分吧。甚至还不吝到场一位看似败笔的设定:耀军与丽云领养了一个孩子来看成刘星的替代品,是以他的名字也叫刘星。

的确,纯真的故事却以弯曲的体式讲述,无疑也是因为这部片先天的局限:没有真正的恶徒。海燕是奉公法律,她天然弗成能料到逼丽云堕胎竟会遭碰到「独苗」刘星的灭亡;起义的刘星也有他生气的来由,作为影子身份在世的迷惘,再说,他多数时间都是缺席的;至于沈浩害死刘星时还小且也始终没有忘怀这桩惨剧,是以深感自责。

没有恶徒的影片只好透过叙事策略来增加张力;再否则就是透过戏自己的情绪来衬着。如斯一来要冒的风险就是导演若何拿捏导演方式,与剧作达到一种协调的状况。

由此看来王小帅野心不大,想是四平八稳想把剧情落实。

不外,我们依旧能属意到,在呈现耀军与丽云的影像不太一致:耀军经常被放在暗影中,在那暗处似乎藏了他的很多无奈与无助,增添了人物的深奥感,事实上,暗影也外现了他的阴晦面,究竟,他照样跟沈茉莉发生了关系。

还有两次耀军抱着家人疾走去病院的戏,上次是抱着刘星,后次是抱着自杀的丽云,反复的影像做出构造上的呼应,也辩证出影片的主题:地久天长的是化不开的亲情。

片名打在与荡子回头的刘星和正在通德律的刘氏夫妻身影上。

这其实也是一种暗示。

只不外,视察影片的设定给人一种微妙的感受。海燕奉行政策,做出大义灭亲的勾当,最后她是脑癌,先一步过世;她的师长贤明则是做房地产致富,甚至准许给刘氏匹俦一套新房。

沈浩顺利长大成人后,成为一位大夫,老婆也即将分娩,毫无悬念地酿成人生赢家。这让人想起就在十年前,王小帅也以《摆布》架词诬控地嘲讽了万众瞩目的08北京奥运会。

在挥别了儿子之后,要怎么地久天长,或许也是观众对王小帅的一个提问。

新旧时代的更迭

2017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3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青少年」之一的王源。他在片子里饰演一个戏份不多的副角。

从崔健怒吼「一无所有」到王朔「痞子文学」的争议,甚至当初韩严寒嘲热讽式的博客,中国文化生活中的起义,到了“王源们”身上,还剩下些什么?

中国影视文化生活中,起义是青年偶像们弗成或缺的装备。但到了王源们,所有的别扭、较真、犀利和愤愤不屈都似乎都被橡皮擦掉,剩下的,则成为影片的不克承受之轻。

能够一定的说,在《地久天长》上你会看的一览无余。

然而,影片越是施展了这种朴质凝重的审美,王源在屏幕上的显现就越显得格格不入。他承担的脚色是一个起义的芳华期男孩,困在海边小城,与养怙恃无法有感情上的沟通,逃学打斗。可在男女主人公都身穿皱巴巴的汗衫,面色暗黄的时候,他仍然顶着王源标记性的蘑菇头发,型面庞细腻如同日本漫画里的人物,感情示意手法只限于翻白眼和咬嘴唇。

这种感受就似乎一个用二次元式的线条勾勒出的平面化的男孩,被植入到文字厚重、讲究纵深的油画布上。

当然他切实是一个讨喜的年青年头人,在颁奖典礼上就几回强调他没有学过表演,几回感激导演和其他演员对他的匡助。无论他在综艺秀场上的阳光活跃,照样在央视宣传节目中的布满正能量,王源的人设都与起义不沾边,说实话让他演剧中的刘星一角实在勉为其难。

不外这也是一种脚色测验的挑战,值得鼓励。

至少当片子竣事时,好多为了王源而来的年青年头观众是静默的,就算有一个光亮的尾巴,故事与他们喜闻乐见的王源的节目比拟也太甚繁重,甚至或者会令一些人感觉不适。

三十年汗青的厚重, 压过了年青年头气盛的轻浅线条。

片子让他们目睹强制性的规划生育政策给个别带来的疼痛,感触到多量下岗工人群情激怒却又不知所措的无奈。这也是外国友人都看领略了的两个旧时代框架。其实,片子里还有好多情节有关社会榨取对通俗人生活的影响,当然更是春秋笔法:

例如83年起头的严打,个中有一个典型的罪名是“混混罪”。包罗在家中开舞会等。影片中从关起门来跳舞的温馨,马上急转直下到销毁灌音带的恐惧,再到铁窗后被囚者的凝滞,虽没有交卸具体罪名,大部门年青年头观众在荧幕前旁观,反而更能体验一种谁人时代莫名的可骇。

再如《友情地久天长》这首贯穿全剧的歌曲,片名也由此而来。

作为旧时代卡拉OK常青藤曲目,这首歌并没戳到现代青年观众的泪点,甚至有人评价“锐意煽情”。

不外片子经由人物闲聊点出, 这是知青们回城星散时唱的歌,交卸了主人公刘耀军平生命运被裹挟的悲凉。我想说的是,导演目光太毒了,此情此景,配上此时此歌,绝配!

其实《友情地久天长》这首歌与中国片子史的弯曲升沉也慎密相关:

1940年好莱坞片子《魂断蓝桥》采用了这首苏格兰民歌为插曲,影片在美国反响平平,却惊动中国,歌曲也风靡一时。1975年上海片子译制片厂被要求给《魂断蓝桥》配音。时隔40年,此曲也走回平常公民家,应该说,中国人在这首歌里比美国人更有「人生不易,且行且珍爱」的深刻体味。

对此王小帅有着他本身对《地久天长》的解读:“不是为了做政治的批判,而是施展中国人在命运多舛的情形下,仍连结人道的善良、饶恕的行为。”

这句话处处透露着心酸,很少有人想到中国文艺片导演的难处。这一点王小帅在国内曾积极地商议,15年他的影片《闯入者》在院线排片率只到1%;05年的《青红》更是遭遇冷板凳......王小帅痛斥“这是文艺片最坏的时代”, 并说过他不想要「中国票房式的成功」, 可王源作为偶像的伟大票房号召力,是不是一种票房式的成功?

在审查与票房双重的压力下,王小帅其实也在被时代妥协。

王小帅、王源其实是新旧群体的更迭象征。和我们每小我正在履历的,仍是汗青,除贸易身分了,通俗人的汗青也需要被记录下来。

这是我喜欢王小帅导演很大的一个原因。

更大的话题,则是关于田园的概念。刘耀军多次提到今后死在哪里,当他们逃离北方,来到福建后,马上感应似乎上辈子来过这儿。他们回家乡时则发现一点都认不出来,以前的生活陈迹都没有了。

我国曩昔几十年的内部移民规模之大,汗青罕有。这个特定汗青时期的中国人若何构建对本身和对家园的认同,对好多人来说是复杂的挑战。就算此心安处是吾乡,实际的前提是否许可?影片有个看似可有可无实际荒唐的细节:刘耀军的养子固然从未去过北方,但为了给他办户口,能托千里之外家乡的亲戚帮助。

总而言之,但愿有更多的年青年头人甘愿为它走进片子院,而不是纯真的为了偶像群体而去的...这是我所进展的。

但愿所有人对魔难的记忆,地久天长。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