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猎奇八卦 > 正文

花儿、秦腔、皮影戏,我们还能看多久?

2019-06-20 22:43:54阅读:121评论:

座谈会上,有人问苏阳,你把“花儿”融入到摇滚里,是个创意,但也改变的了“花儿”原本的式样,这是背离传统的,你怎么看。

这位1969年出生的民谣歌手,回覆清淡中带着一丝笃定——我是个南方孩子,后往来了西北,最后又成了北漂,我爱听“花儿”,我爱音乐,我的歌里有我的履历和我的人生,就像老一辈的“花儿”里面有他们的故事一般。

这一次简洁的对答,在记载片《大河唱》里只是短短一幕,却不光提出了整部片子的问题,也给出了最好的谜底。

良久没有在片子院里看记载片了,《大河唱》让我在片子院中感触到了一种敬畏同时也亲切的姿态。我所敬畏的,是大河流域的高山田野、暴风烈歌,而我所亲切的,是遥远的北方,那一抹似有若无的缥缈乡情。

我其实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孩子,甚至没有怎么去过北方,但我的祖辈倒是从贫瘠的甘肃随厂迁徙到了长江之滨,我的父亲只在北方渡过了极为短暂的童年。

在我儿时,常听爷爷谈起“花儿”和秦腔,彼时他言语之间全是眷念与回味。我也被迫跟着听过一些“花儿”和秦腔,小小年数就已经接触欧美风行音乐的我,完全不克懂得爷爷为啥爱听这种狼嚎一般的玩意儿。

可二十多年后,当我坐在片子院里再听到“花儿”的时候,迎面而来满满都是西北大地的坦荡脉搏和黄河子民的酣畅咆哮,如火炬、如硝烟、如烈酒、如奔流。

关于民间艺术的失语和传统文化的失传早已不是什么新颖事了,我们都知道传统文化是好的,尤其是西北的民间艺术。

昔时谭维维在电视上拉着华阴老腔的几位老爷子一声“女娲娘娘补了天,剩下块石头是华山”,震惊了万万网民,直接火到了春晚上,但有识之士再多的起劲,也难以逆转文化更迭的脚步,这是令人可惜又无奈的事实。

不外,《大河唱》作为一部聚焦西北民间艺人的记载片,并不光仅知足于呈现一种传统文化的流失,而是以一种朴实又不失温情的视角,去描绘作为民间艺术家的“人”。

陕北说书艺人刘世凯,刚到北京的时候还显得有一丝茫然和狭窄。没带三弦,没预备词儿,就要面临一群城市常识分子的围观,这放到任何一个刚从农村出来的人身上,都邑有些重要。

但镜头一切,我们就看到刘世凯在一个小型分享会的舞台上,怀抱三弦,笑逐颜开。你不得不认可有些人,一旦站对了舞台,是会发光的,刘世凯就是这种人。

之前没有特意预备的歌词,被刘老的一句“随便唱呗”轻轻带过,若是你在现场,你会发现这位民间艺人,的确堪称“freestyle之王”,一小我打一百个吴亦凡都不在话下,况且人家西北人的“大碗宽面”加倍地道。

刘老的说书词儿,不光是信手拈来,即插即用,并且还带着一股尚未褪尽的古风旧味,听起来既通俗有趣,又不失回味无限,的确是现今的通俗音乐所难以再现的奇特魅力。

刘老在西北的故里,也是一号名人,走遍十里八铺,既受人尊敬也得人喜爱,凭着一份后继无人的绝活,刘老虽过得朴实,却也吐气扬眉。

花儿歌手马风山,身世宁夏的回民族区,举国城市化的措施在这里走得迟缓,这也使得我们在这里还能看到最原生态的“花儿”歌会。

马风山说,唱“花儿”,骚,说的是“花儿”自民间撒布以来,多是显现在青年男女互相传情之中,其间柔情蜜意,分歧于江南的害羞软糯,而是一种直抒胸臆的欢畅赤诚。

片中所记录的“花儿”歌词,几十小我围在一路,你方唱罢我登场,唱得有来有回,唱得妙趣横生。

说真的,良久没有在音乐中感触到这种最纯粹的康乐了。有人说欧丽人的party不知道有什么意思,一群人就是个吃喝唱跳罢了,回回如是,但其实我们的习惯中,早有加倍热情的party了。

比拟前两位艺人的怡然自得,百年皮影班的班主魏宗富则更多的是一份颦眉促额的模样,他经常感伤皮电影的绝活就要在本身的手中消亡,可他也始终找不到能够传承皮电影的年青年头人。

凡事有了团队就变了味,一个班子要表演,要盈利,这些都是压力,魏宗富几乎是抓住一切表演的机会,甚至甘愿从西北远赴上海给学生们表演。

这八成是公益性的展示表演,魏宗富天然不光是为了一笔收入,而是痴痴地进展让更多的孩子看到皮电影,爱上皮电影。

上海,魔幻的多半市,孩子们甚至认为皮影道具是能够吃的器材,魏宗富的班子负责的表演,最终换来了本地先生委婉的批判:“你们没有新的器材,二十年前什么模样,如今照样什么模样”。

你说皮电影该是什么模样?

当然,最忙的照样民营秦腔剧团团长张进来,这是真正的“包领班”,是真正的民间艺术家,也是真正的生意人。

既然是生意人,那就没那么多风花雪月,总有对收入不满的团员需要他软硬兼施的安抚,总有招募演员时需要他恩威并重的手段。

经营绝对是比表演加倍伤神的器材,但张进来倒是又要精于表演又不克懈于经营。在舞台上上,他是被纣王炮烙的梅伯,回到后台,他是处处絮叨的家长,叮咛演员不要让妆容弄脏了服装。

以上四位,就是记载片《大河唱》中所记录的四位固守地盘的民间艺人。

我们如今看着片子,感伤民间艺术的磨灭,但在他们看来,却只是平常的生活,寻常的人生。

魏宗富是忧患意识最强的一个,上快手上直播,想要让皮电影在人们的视线中多苦守一段时间。

刘世凯则专一表演,除此之外,他只是个在女儿出嫁时会躲开在一边不肯人前流泪的通俗父亲。

张进来只是头痛若何养活这一买办子人,如今的农村还需要这种搭台唱戏的娱乐形式,但当收集的繁荣彻底进驻之后,他们这些秦腔艺人又去何处餬口计呢?

马风山却是看得最开的一个,有些人不为艺术,不为生活,仅仅是为了康乐,这很好。

民间艺人的生存状况,就是一个常在的问题,传统文化若何在时代大水中陆续,而我们之前也说过,民谣歌手苏阳的存在,就是一个谜底。

我也是在观影《大河唱》之后才注重到苏阳这位歌手,事实上国内的本土歌手太难被注重到了,没有资源的裹挟,便没有一点露头的流量。

苏阳在本身的民谣中融入了“花儿”和秦腔等传统曲艺的元素,但又在民谣和摇滚的框架之下,按照本身的懂得进行了从新的编排,所以我们最后才能听到他最稀奇的作品。

曲调之中,依然是西北人坦荡如砥的襟怀,却又不失都会中市井炊火的气息;歌词里面,依稀见传统曲艺中平仄押韵的腔调,却又是朗朗上口的人世言语。

片子里,他的那首《河床》中频频吟唱到:“日月星辰,一直轮转,生在尘埃,谁能回到尘埃。”

就是如许,新的时代有新的人新的歌,但大河边上的歌谣,永远不会停歇。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