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猎奇八卦 > 正文

萌娃综艺《我们长大了》开播,是否意味着“限童令”松绑?

2019-06-20 21:04:09阅读:191评论:

文 | 也也

2013年《爸爸去哪儿》开启了当地“亲子萌娃综艺”的全新时代,凭借超高的收视率与国民度吸引了不少明星介入节目的录制,《爸爸去哪儿》不光成为了一个综艺品牌,其贸易价格更是水涨船高,节目第五季冠名费已达2.5亿,较第一季2800万的冠名费翻了近10倍,故而萌娃综艺起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从2014年起头,几乎每家卫视都有至少一档亲子类节目,如湖南卫视的《一年级》、浙江卫视的《爸爸回来了》《爸爸回覆吧》、北京卫视的《妈妈听我说》、山东卫视的《中国少年派》、深圳卫视的《辣妈学院》、湖北卫视的《今晚我当家》......

“萌娃”受综艺节目青睐催生了乱象丛生的童星市场,2015年7月,国度新闻出书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增强真人秀节目治理的通知》。个中明确强调:“真人秀节目应注重增强对未成年人的珍爱,尽量削减未成年人介入,对少数有未成年人介入的节目要果断杜绝贸易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的不良倾向以及入侵未成年人权益的现象。”

2016年2月,网上再传关于限制未成年人列入真人秀新规,“一是严厉掌握未成年人介入的真人秀节目;二是不得借真人秀节目炒作包装明星后代;三是不得在娱乐访谈、娱乐报道等节目中宣传炒作明星后代,防止包装造星一夜成名”。

“限童令”最直观的示意是《爸爸去哪儿》自第四时起变为网播,原规划上星播出的《妈妈是超人》最终也改为收集播出,《爸爸回来了》在第二季收官后再无续集,但亲子萌娃类节目的数量未降反升,收集平台成为其主阵地,尤其是在“限童令”出台一年后,萌娃类节目不光没有消声匿迹,反而更加火爆。

2017年共播出网综115部,个中,萌娃类网综11部,进献前台播放VV为80亿,在所有网综类型中排名第三,仅次于选秀和真人秀节目。面临脱缰的萌娃综艺,2018年8月,国度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公开收罗关于《未成年人节目治理划定(收罗定见稿)》(以下简称《划定》)定见的通知,再次提出防止未成年人节目显现贸易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倾向。《划定》发布后,结果立竿见影。《爸爸去哪儿6》与《想想法子吧!爸爸》至今尚未播出,具体上线日期不详。

《想想法子吧!爸爸》戚薇女儿lucky

客岁8月截止本年6月,萌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显现在演播室的明星怙恃,《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等代际类综艺庖代萌娃综艺成为极新的热点品类,然而就在萌娃综艺冷冻的当口,腾讯视频克己的萌娃综艺《我们长大了》开播,是否传递出萌娃综艺回暖的市场旌旗呢?

首先按照类型划分,萌娃综艺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明星亲子档真人秀,代表《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妈妈是超人》,第二类:人气明星+素人萌娃+萌宠,代表《一年级》《摊开我北鼻》《萌宠小大人》,第三类:才艺展示与益智闯关型,代表《疯狂的麦咭》《了不得的孩子》《爸爸请回覆》。

《萌宠小大人》

个中,第三类萌娃综艺是面向低龄受众群体,受政策影响不大,但与前两类萌娃综艺比拟贸易价格最低,第二类萌娃综艺是在禁止炒作明星后代的政策要求下,找到的星素连系的萌娃综艺打开体式,贸易价格固然比明星亲子真人秀略低,倒是一个幻想的解决法子,只是最终依然难逃《划定》的管控。

是以想要一档萌娃综艺既能顺利播出又有幻想的贸易回报,最起码需要具备三项前提,第一要有明星介入,第二要有素人儿童,第三明星与素人儿童不克直接接触,《我们长大了》十分巧妙的做到了这三点,行使演播室视察的节目形式,将明星嘉宾与素人萌宝保持在一路。

从节目形势来看,演播室视察是近两年最受迎接的一种综艺形式,视察+爱情:《心动的旌旗》《喜欢你,我也是》,视察+亲子:《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视察+婆媳:《我最爱的女人们》都有十分幻想的反响,人们对于演播室视察的综艺形式愈发熟悉,此时《我们长大了》以视察+萌娃的综艺形式显现时机方才好,能够规避明星与素人萌娃的接触,也能够带给公共耳目一新的感受。

真正决意《我们长大了》可否播出的要害,其实并不是它的综艺形式,而是选择以热点社会议题“二胎”为节目切入点。自二胎政策开放以来,据查询数据显露,有生养二胎自愿的占20.5%,不想生养二胎自愿的占53.3%,2018年全年我国出生生齿1523万人,是1952年该数据存在以来最低值,生齿老龄化已经成为我国一个极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各类政策和舆论导起头鼓励生育,《我们长大了》开篇便以分歧岁数段独生后代们的独白,向观众诉说对兄弟姐妹的神往,足以看出《我们长大了》舆论导向的准确性。

独生女郑爽透露想要三个孩子

是以能够看出《我们长大了》可以播出是因其具有必然的社会责率性,并不克代表“限童令”的松绑,就像在客岁岁尾,“限童令”正严的时候,仍有萌娃综艺《超能幼儿园》能够播出,原因就是《超能幼儿园》显现的是男幼师稀缺的社会近况。

近年来,综艺节目的娱乐属性渐弱与实际的关系愈发慎密,像《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就是借助明星家庭的影响力,对中国式怙恃与后代的特别矛盾关系进行了商量,激发了普遍的社会商议,还有聚焦认知障碍白叟的《忘不了餐厅》,指导人们认识关心认知障碍群体,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聚焦实际不光是影视剧集的趋势,也将是综艺的一大趋势,若何兼具社会性与娱乐性,是综艺将来的持久命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