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猎奇八卦 > 正文

《霸王别姬》|戏梦人生,不疯魔不成活

2019-03-17阅读:90评论:

今天重温了片子《霸王别姬》,忽地想起李碧华在同名小说里说的一段话,“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基本不是人世颜色。人世,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影片开首,程蝶衣和段小楼身着戏装走进体育场磕磕巴巴地合唱了一段,迟缓的长镜头和逐渐强烈的光线都将人带入一个如戏一样的情况。

也是从这儿起头,影片用倒叙的构造,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恍若隔世的故事。

怯生生的小豆子一边说着好冷,一边在母亲手起刀落中止了畸形的第六根手指,顾不上他凄厉地惨叫和满手的鲜血,就被关进了梨园,学着“从一而终”地唱戏。

也是从这一刻起头,镜头里全是小豆子的执拗和自我,但依旧逃不脱穷年累月的板子和想当角儿的心。

小豆子生的白皙,师傅让他唱青衣。可是自我的男性认同,让他练戏时一向说错台词,“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师傅打过无数板子他没悛改来,师哥小石头哭着敷陈他把本身当女的来练也没悛改来。

唯独在那爷眼前出了错,误了梨园的银子那次,小石头抢在师傅打他前,用烟枪气愤地捣了小豆子的嘴,一嘴鲜血的小豆子愣了,立即念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也是从那天起头,小豆子再也没念错过词,也酿成了不疯魔不成活的戏中人。

后来,成角儿的小豆子成了程蝶衣,小石头成了段小楼,两小我的《霸王别姬》更是誉满国都。不外程蝶衣对戏也是越来越痴迷,台上的他色泽照人获掌声无数,他的死后就是人们送他“人戏不分”的竖联。

或许,这是对他的褒奖,可更多的照样无意透露的心酸、哀思和恻隐。究竟,他已和实际的人群发生了伟大的疏离感,他甘心以戏为人生。也是如许的念头,后来无论在生活中照样戏里,他都一味地认为师哥是霸王,本身是虞姬。

贰心里的从一而终就是唱一辈子戏、和师哥一路一辈子,但妓女菊仙的显现打破了他的梦。

得知两人要娶亲,程蝶衣拉着段小楼说不是说好唱一辈子的戏吗,“差一年,一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是一辈子!”可惜他的念想并没有得逞,相反段小楼深知人戏分歧,便硬生生地回道,“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

新婚之夜程蝶衣照样去了,面前醉醺醺的段小楼让他失望悲伤。似乎上一秒他还为了寻到师哥喜欢的宝剑遭人践踏也无牢骚,而这一刻便成了世上再无懂他之人。他摔门而去,只说二人再无瓜葛。

但程蝶衣照样食了言,日军侵略进城,躁急的段小楼惹怒了日本人被抓。程蝶衣心急如焚,照样掉臂一切为日军唱了戏去救他。

只是,程蝶衣没想到的是,出狱后的段小楼得知本身给日本人唱了戏,只朝本身脸上啐了一口唾沫。

心碎的程蝶衣也仿佛把所有真情付诸于断井颓垣里,这之后,动荡的岁月里他依旧过着艰难的日子。

抗战竣事后,二人被迫给国军士兵唱戏,暴怒的段小楼再次和士兵发生辩说,杂沓中程蝶衣也因汉奸罪被拘系。菊仙送给蝶衣的信上,段小楼亲笔歇着往后不再一同唱戏。程蝶衣一时间失了魂感觉世间已无眷恋,便在法庭上嘶吼出“你们枪毙我吧”。

文革时,段小楼被小四谗谄拉去游街,被逼无奈下诬陷程蝶衣,说他是可耻的汉奸。痛不欲生的程蝶衣感觉本身的楚霸王能有今天满是菊仙的错,便将气愤全发泄在她身上诘扬了菊仙妓女的身份。段小楼为了苟在世也说并不爱菊仙,要划清界线。

菊仙绝望着上吊自杀,段程二人再无任何瓜葛,戏梦人生终于在瞬息间轰然坍塌。

影片最后,镜头又回到了最起头的镜头,离别十一年后的两小我在体育馆里再度合唱《霸王别姬》,镜头里清冷的蓝色衬着着似真似幻的气氛,让人分不清这是戏里照样戏外。一曲唱罢,戏里的虞姬用霸王的宝剑自刎,戏外的程蝶衣也认为人生到了该竣事的时候了。

此后,世上再无程蝶衣。

戏曲落幕,人生亦是落幕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