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对印反击,喷火兵成地堡克星,烧8个火力点,印军俘虏心有余悸

2020-02-27 18:42:46阅读:164评论:

作者:铁锤杰克

声明:兵说原创,剽窃必究

中印界限西段,地处世界屋脊,山高坡陡,空气稀薄,天气严寒干燥,被称为“生命禁区”。

在这里,有一个叫做红山头的处所。该地海拔5300米,北、东北两面为陡壁,不易攀缘;西、南两面为缓坡,尚能步行。1962年对印自卫还击战打响前,这里一向是中方天文观测的主要地区。

印军入侵该地后,将这里革新为斗拉特普基地关联各天文点的主要枢纽、批示中心与空投基地。驻防该地的,是

印军第

114

旅查谟克什米尔国民军

14

3

。他们行使红山头主峰与天然台地,修建了双层火力阵地,机枪、火炮、步卒反坦克兵器等应有尽有。地堡之间有断续的堑壕保持,形成环形防御。

印军占领的红山头据点看似稳如泰山,其实正面过于广大、据点涣散,这为后来我军抓住其弱点、睁开还击埋下了伏笔。

【战前僵持】

自卫还击战打响前,

新疆军区步卒

4

11

决意集中优势军力,接纳迂回包抄、近战夜战等有效战法,先击退印军,随后接纳拔点攻坚的战术,当场将其围歼,一一消灭加勒万河谷、红山头以及阿克赛等地的入侵印军。

按照作战方案,喷火连副排长张虎生率领一个喷火班,配属步卒团11连负责铲除红山头印军据点。11连分为两个梯队:2、3排为第一梯队,1排为2梯队。喷火班也被分为两组,

一组配属

3

排突击组,由副排长张虎生和班长杨吉兴率领;另一组配属

2

排,由副班长李国兴与兵士何汝亮离别担当正副弓手。

10月19日下昼5时,喷火班随11连一道搭车脱离集结区域,向着红山头进发。次日1时,该部抵达天文点12号哨卡以北地段。

借着夜色,兵士们试探着向红山头左侧进步。凌晨5时,进至敌阵约200米处,占领冲击阵地。高原非常严寒,兵士们在零下30多度的雪地里咬紧牙关,紧握钢枪,等待出击号令。

8时25分,我军炮兵起头了激动的战前“吹奏”,一发发炮弹落进印军据点,将其前沿阵地的大部明堡炸了个稀巴烂,滔滔浓烟陪伴着砂土,掩蔽了泰半个山头。

半小时后,炮声渐止。陪伴着阵阵杀声,11连向着红山头阵地提议了猛攻。喷火兵紧随厥后列入斗争。一起头,我军进展顺利。抵进至半山腰距敌堡80米处时,数个隐蔽的印军火力点倏忽吐出火舌,冲在最前的几名兵士壮烈牺牲。因为印军火力点居高临下,火力又猛,11连两次冲锋均未奏效。

要害时刻,连长要求

副排长张虎生和进至左后方

20

米处的何汝亮

向仇敌喷火。张、何二人发如今敌火力点前约50米的位置,有一道约1米高,8米多长的沙袋垒成的工事,便离别敏捷跃入工事两段。

【对印还击战,我军使用的58式火焰喷射器,仿制苏联LP-50火焰喷射器】

两人掉臂印军密如暴雨的弹幕,低姿跃进至敌火力点20米处的土坎下,清楚地看到了仇敌的火力点排成一列,是一个焦点工事。两人行使土坎,接纳半跪姿态,离别向印军两处地堡喷火,究竟均是喷油不喷火的“冷喷”。两人又使用了第二瓶油,2条火龙怒吼着钻入了仇敌地堡。瞬间,两个印军火力点酿成了哑巴。

有的印军全身是火,从工事中跳出来满地乱滚。

步卒战友见状,大呼:

烧得好!烧得好!

张虎生和何汝亮大受鼓舞,敏捷移动喷射位置,喷出了第3瓶。

两个印军火力点被覆灭,火力减弱泰半。

斗争中,左翼60米处又显现了两处印军火力点,11连的攻势再次受阻。而张虎生和何汝亮携带的油料已经喷完,张虎生让何汝亮返回补给点装填油料。返程的过程中,何汝亮碰到喷火排配属给7连的喷火手方桂明。此前,因严重的高原回响,方桂明一向在休整。何汝亮二话不说,接过他的喷火器,在步卒的保护下再次杀了上去,将印军两处方针烧得干清洁净。

与此同时,李国兴、杨吉兴喷火组追随3排自右翼冲击,在距敌20多米处,李国兴架枪覆灭了一个方针。随后,李、杨二人在距敌另一处地堡约30米处交叉喷火,将敌覆灭。经由55分钟的苦战,红山头守敌被一扫而光。

奇普恰普河区域以西大沟一线,印军据守

12

处据点,得知红山头被我军攻占,一个个逃之夭夭,捧首鼠窜。而我军一个喷火班一连灭敌

8

处火力点的捷报,传遍了全团。

【在我军的袭击下,印军狼狈万状。对印军来说,可以当俘虏是一种幸运,究竟活了下来】

红山头之战的胜利,极大鼓舞了我军的斗志。我军乘胜追击,转兵南进,于10月23日拔掉了加勒万河谷与空喀山西北的两处据点。

10

20

日至

28

日的一周时间内,我驻疆边防军队在西段,消灭了印军入侵我境内所设的

86%

的军事据点。

副排长张虎生

兵士何如亮

在斗争中示意凸起,双双

荣立二等功。

喷火连的神勇示意,让印军心有余悸,一个被俘印军说:“一看到你们喷火器的火龙,我们就非常害怕!”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