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长城抗战有多惨烈?此战将亲率大刀队,杀得日军戴“狗圈”

2020-01-16 12:40:13阅读:183评论:

原创不易,请顺手存眷!

作者:毅品文团队一恒独步,无授权禁转!

1933年3月9日,长城守卫战已经打响了一段时间,经由敌我双方激烈的斗争,因为兵器装备悬殊,原先有苦守的喜峰口阵地,再次被日军占领。时任营长的吉星文随第29军衔命赶往喜峰口前方阵地结集待命,预备对占领喜峰口的日军提议攻击,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

[大将吉星文]

喜峰口,位于其时河北省、热河省两省接壤的一处长城隘口,处在交通要道的咽喉位置。第29军进驻喜峰口一线阵地后,立时对阵地四周进行视察,找寻最佳的冲击区域。

第29军经由细心视察并连系军队现有实力得出了如下结论,考虑到日军天上有飞机助战,地面有坦克重炮合营,我戎衣备较差,面临敌强我弱的实际情形下,毫不能盲目的从正面向喜峰口日军阵地提议攻击,只能智取。

智取的最好方式,莫过于充裕行使夜色的保护,以夜袭的体式,出其不料地攻入日军阵地,去还击和覆灭日军,才有或者把丢失的阵地从日军手里从新夺回来。

说当然很轻易,要害是若何避开正面日军的视野,因为只有让日军看不到,绕过日军的岗哨,才能杀青从背后袭击日军的方针,也只有如许的奇袭结果才能更好。

吉星文率领的这个营附属于第29军,第29军是西北军中一支很有斗争力的军队,因为这支军队的兵员首要来自于北方的黄河两岸,这些兵士早在投军之前,尤其是农闲之际演习刀枪棍棒,并把这个习惯逮到了军队,所以整个第29军习武尚武的风气较浓。

正得益于此,第29军,当然也包罗吉星文担当营长的军队,每小我除了拥有一件兵器外,还都人手一把大刀。就是为了一旦军队提议冲锋,在短兵相接的肉搏状况下,大刀的威力要远远跨越步枪,因为耍起大刀不需要对准,能够很率性的劈砍,以及突刺,不消说清洁利落。西北军的大刀,早在抗日战争之前的蒋、冯、阎华夏大战中,就让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央军吃尽了吃力头。

此次狙击日军最好的战法,最好的兵器,照样西北军使用习惯的大刀,不到万不得已时果断开枪,其目的就是在悄无声息中覆灭戍守在喜峰口阵地上的日军。充裕行使我们的优点,痛击日军的短处。

[苦守长城阵地的官兵]

吉星文从上峰那边领受的作战义务是在全营局限内遴选刀法精湛,体格强壮的官兵构成一支大刀突击队,具体义务是经由铁门关,经炮岭、闯王台至白台子、刺峪一带,袭击日军炮兵阵地,力争全歼日军炮兵,使日军炮兵在短时间内无法授与地面攻击的日军以炮火支撑。吉星文在往驻地回来的路上,就起头思虑若何使突袭更有结果呢。

吉星文感应,住在四周狩猎和砍柴的老公民,应该对本地的情形非常熟悉,更知道从那边走,既平安,又能让日军无法发现。有了这个主意后,他立时要求手下,立刻进村请来熟悉喜峰口区域的砍柴和狩猎的人,向他们解说情形。并稀奇交卸,记住同他们疏解情形时,必然要注重说话体式,让老公民愿意、甘愿给我们带路。

手下深知吉星文的意思,在进村问询老公民时言辞极其诚心,让老公民很愉快,当他们被带到营部后,对吉星文说请他们帮助带路打鬼子,那还用说,吉星文心里有底了。

立即进行的遴选突击队,这还让吉星文犯了难,都想介入此次动作,然则究竟名额有限。并且,他深知,日军的劈刺练习也是非常厉害的,不外这很好办,经由交手很快就搞定了。

编入突击队的队员们,行使突击前的这段时间,把大刀在磨刀石上使劲的磨起来,以让刀刃加倍厉害,在斗争中一刀下去立刻砍翻日军,一切预备稳健,出击的时间到了。

3月11日深夜,吉星文获得率部出击的号令,固然此时世界着大雨,吉星文和突击队员们一般身背大刀,在领导们的率领下,冒着大雨出发。他们攀垣越墙,走过一段段弯曲的山径,沉寂接近日军的炮兵阵地。

近了,身背大刀的勇士们已经可以清楚的看清了日军,看清了需要着手的部位,都慢慢地把大刀握紧在手里摸进敌营。骄狂的日军做梦也没想到,大刀突击队会在大雨滂沱之下来狙击,都在呼呼大睡,基本没有觉察复仇的怒火已经向他们降临。

[威震敌胆的大刀队]

用不着吉星文的号令,大刀队的勇士们怀着报国雪耻的民族仇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抡起大刀横砍直劈,日军官兵正做着好梦,便稀里糊涂地成了刀下鬼。被惨啼声惊醒后的日军,尚未从床上爬起来,立刻被赶到的突击队兵士们抡起一刀,横扫过来,转眼身首异处,或许双腿被砍断,血流如注,惨叫连连。

经由吉星文和手下200多位大刀队员的奋力砍杀,总计斩杀了日军300余人,突击队袭击的这一处日军炮兵阵地,炮兵阵地悉数被毁,经由清点,缴获日军坦克1辆、大炮20余门的战果。

不光如斯,自吉星文率领他的这个营列入喜峰口斗争以来,也因为作战英勇,多次与冲到阵地前的日军睁开肉搏,竟让攻击的日军恐惧万分。无奈之下,日军专门给攻击喜峰口阵地的日军稀奇打造,应该是发现了一个很奇葩的装备,一个高约5厘米的铁环,套在脖子上,雷同宠物的“狗圈”。就是日军无奈之下,恐惧第29军的大刀,因为一旦进入第29军的前沿阵地,面临残暴的肉搏战中,被厉害的刀刃砍断脖子,弄得身首异处,那极其尴尬的下场,更应该是没有完整的尸体,也就没有了灵魂,进不了靖国神社。

这一日军庆幸的战史,至今从未在日军介入长城战争各个参战军队的战史里获得明确记载。戴着“狗圈”参战,在已经进入热火器时代,还如许提防冷火器的危险,对于任何一支戎行都是弗成懂得的。可是,日军在入侵长城喜峰口之战中,由面临的第29军的军队,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并且做得还义正辞严,真的是匪夷所思。

而吉星文更因身先士卒,带头冲锋陷阵,有力的激发了全营官兵的士气,紧紧地守住了喜峰口阵地,以至于喜峰口斗争竣事后,升任第219团团长。

稀奇是有名作曲家麦新为第29军长城抗日,大刀杀敌的风格所震撼,创作了至今还让我们为之振奋和到处颂扬的战歌《大刀进行曲》,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永不用逝的红色经典,将一代又一代的传唱下去。

有什么定见,迎接鄙人方留言商议!(请支撑毅品文团队的各类原创文章及实体书,自力专业有种有料)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