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每次巡逻出发前,官兵们都要在哨所的松树上系上红布条……

2019-12-16 12:22:05阅读:79评论:

“芳华韶华留给了边防地,我把庄严立在界碑之间,万里边关挥洒爱恋,雪域高原无悔无怨……”官兵们一边高声唱着歌,一边布满激情地行走在冰层之上。每次巡逻出发前,官兵们都要在哨所的松树上系上寄意安然归来的红布条。想家的时候,人人也会在布条上写下想念,这成为哨所官兵们一种特别的习惯。请存眷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冰川上的哨所

■崔精深

8月9日,日志本传到列兵唐源手中,这是他第5次在簿子上写下一天的记忆。

“又到了人人一周最期盼的日子。天色照样老模样,半晴和,半天雨……”作为哨所里兵龄最短的人,每次轮到唐源记录的时候,他都分外卖力。写完合上簿子,红色封皮上那烫金的“连史”两字映入眼帘,一种高傲感油然而生。

哨所的不少官兵有写日志的习惯,可因为情况和工作性质,日志本留存时间都不长。连长马圣循有了个好主意:“人人把日志都记在一个簿子上,不就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连史了吗?”

“用我们的每一个今天来缔造连队的汗青。”手里捧着厚重的连史,马圣循对人人说:“你们每一小我都邑在这本连史上留下芳华的印迹,这会是留给后来人的贵重财富。”

这里是位于天山山脉主要分支的木扎尔特冰川,积雪终年不化,冰峰兀立千年,海拔高达3600米。木孜,蒙古语意为“冰川”,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木孜边防连就驻扎在木扎尔特冰川下,被本地牧民们称为“冰川使者”。

对于唐源来说,能上木孜哨所执勤,是他最引认为豪的选择。2018年9月,唐源从大学入伍,新兵练习后,被分派到木孜边防连。

“早就据说木孜哨所很吃力,海拔3000多米,就是如许我才要上去。投军,就要当守卫边防的兵!”本年4月,当连队预选“踏冰勇士”时,唐源暗下决心。

可是,能上木孜执勤的人,必需本质拔尖、能力凸起。面临激烈的竞争,唐源给本身定下方针:要当木孜哨所的文书。

唐源找到连长马圣循,向他说出本身的意愿。可连长的一席话给唐源浇了一盆冷水:“木孜哨所周边情况危险,选拔时会偏重执勤次数多的老班长们。”

脱离连部后,唐源并未就此抛却。“无论什么练习,他都是最卖力的一个。”听着班长们的报告,马圣循心中泛起波澜。

6月1日,公布16名“踏冰勇士”时,唐源在列。

6月7日,端午节,官兵们束装待发,踏上冰川旅途。前一天晚上,马圣循叮嘱伙食班,把粽子包好带上,到哨所吃。

6月8日,官兵们达到哨所。固然有些老兵曾多次到这里巡逻过,但却从未像如今如许驻扎下来。情况的艰辛抵不外戍边的热情,人人围在一路吃着粽子,补过一个体有风味的端午节。连长马圣循恶作剧地举起粽子,人人谁也抢不着,引来一片欢欣的笑声。“顶了天儿,方了地儿”,打那今后,便成了兵士们奚弄马连长的顺口溜。很贴切——哨所里最高的个头,最朴直的脸。

这个季候,哨所天天下昼5点多的时候,都邑下一场雨。被子和褥子常年是湿的。刚住下来时,墙皮总往下掉,早上起床后,满床都是灰白的渣子。没多长时间,所有人的皮肤上都长了一片片的小红疙瘩。马连长带着人人把纸贴在墙上,又托人从山下带上来红豆和薏仁煮粥,解决人人的皮肤问题。

16小我临时住在4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固然拥挤,可官兵们的床单依然拉得平展,被子捏得朴直。马圣循借着兵士们玩笑他的话说:“不管在什么样的前提下,身为武士,就要像我的脸,再艰难也不克丢了武士‘朴直’的模样!”

几个月曩昔,曾经的“白面书生”唐源脸上添了“高原红”,与此同时,眉宇间也多了几分刚毅。从小家景优渥的唐源,已然领略“吃力”与“乐”间的深刻寄义。他抚摩着面颊骄傲地说:“这是在高原守防的‘军功章’!”

想上木孜哨所,必需穿过森林与暗潮,越过陡崖和山丘。

比来的溪流离路只有10多厘米的距离,经常将路覆没。四级军士长成俊车一边走一边敷陈我们:“这是木扎尔特冰川融化后形成的溪流。有的处所今天有路,来日就没路了。”

前面就是“一线松”了!成俊车口中的一线松是一棵搭在溪流两岸上的松树,是通往对岸的必经之地。暴雨让山体滑坡,路又对照窄,松树从路旁倾倒,正好倒在溪水上,成为一座桥。

“有了这座松桥,就不消蹚水过河了。”可哨所的官兵们愉快了不到一个礼拜,溪水变得加倍湍急,这棵松树酿成了溪水中央的一座“欣赏桥”。

在木孜哨所,路的幻化无常成为执勤时的“老迈难”。在成俊车的记忆中,走过的最艰难的路是那段70多度的陡路。

6月28日的10点摆布,太阳刚从云层中露出面来。成俊车和战友们一路踏上巡逻路。

“没路了……”巡逻还未过半,成俊车发现,昨天刚走过的路酿成了小瀑布。“那也要曩昔!”人人的定见一致。

一锄一步,锹声一路。成俊车和战友们手拉着手,一步步走过这段300多米的“路”。其实说是走,不如说是爬。

在木扎尔特冰川的6月,几乎每次巡逻时都邑碰到雷同的情形。“踏冰”而行,已然成为官兵巡逻执勤的常态。

每次巡逻回来,哨所官兵“卸甲”的“需要步伐”之一是“磕鞋”,因为鞋里都是冰。成俊车一边“磕鞋”一边说:“巡逻路上有水,深处已经漫到膝盖。这里日夕温差近30摄氏度,等巡逻回来已经是晚上,鞋子就结冰了。”

除此之外,“需要步伐”还包罗将在巡逻路上捡拾的树枝放置在柴房里。每次回到哨所,背回树枝最多的人必然是成俊车。哨所曾因山体滑坡、冰川崩裂和雪崩等突发状况而成为“孤岛”,他们需要尽量做好物资贮备。

7月上旬,木孜哨所成为“冰川孤岛”:一次持续多天的暴雨导致山体滑坡,官兵们的“生命通道”被无情割断。

暴雨络续倒灌,泥石流将独一进山的路堵住,新颖的食物即将消费殆尽,与外界通联的体式仅剩卫星德律,但电量也支撑不了几天了。

“连长咋办啊?咱们的物资生怕对峙不了多长时间……”面临突如其来的情形,兵士们重要了。

马圣循第一时间用卫星德律向上级申报后,关机留存电量,并下达号令:“所有人从如今起头削减运动,留存体力!”

“党员出列!”马圣循带着哨所党龄和兵龄最长的两个班长刘攀和成俊车,冲进了漫天风雨中。

捡树枝,挖野菜……强风吹着暴雨,直往雨衣里灌,三人身冷心热,一路寻找捍卫哨所的“绿色生机”。

陡崖上,成俊车抓住一大簇野菜,正想用力拔出来,脚下的石头被暴雨冲刷滚落,人也跟着滑了下去。危险时刻,马圣循一把抓住了成俊车的手臂。那天,在战友们期盼的目光中,3个满身湿透的人背回了三个大编织袋——树枝、野菜、野葱。

半个多月后,道路被疏通,一辆载满食物的车开上木孜,官兵们相拥而泣。

“雪山亮剑,奋勇当先;厉兵秣马,忠诚戍边。”天天出操前和晚点名时,官兵们会齐声呼喊连队的斗争标语,这是经由多次征集人人定见,最终确定的标语。

“一个班一棵树,伙食班两棵树。”8月初,连长马圣循带着15名官兵在哨所四周栽下松树。看着小松树在阳光下舒展枝叶,人人都十分欣喜。松树四时常青,将会像战友一般陪同着他们一路戍边。

可几个月前,哨所的荒地上照样寸草不生,铁镐刨下去直冒火星,下面满是岩石。就算栽了树,也活不成。怎么办?人人犯了难。

“移土!”连长一锤定音。“我们这一代官兵铺好土层,下一代官兵就能种活树。”

要翻两座山,才能取到种树的土。人人用这独一的一辆小推车,在66天内推回了哨所四周5厘米厚的土。

8月1日,建军节。团里举办“红歌伴我守边陲”歌咏竞赛,其他单元单子都是经由视频会议系统开显现场竞赛,而木孜哨所因为房间小、灯光暗,视频连耳目脸都看不清,没法子参赛。

一个特别的节目在马圣循心里酝酿:用视频和照片记录哨所官兵的生活,用歌曲唱出人人的守防意志。

会摄影的中士何剑锋自动请缨,接下义务。爬冰川、蹚雪水、升国旗、在界碑前宣誓……何剑锋拿着相机,在一次次巡逻途中拍下了一幕幕动人的画面。

“芳华韶华留给了边防地,我把庄严立在界碑之间,万里边关挥洒爱恋,雪域高原无悔无怨……”官兵们一边高声唱着歌,一边布满激情地行走在冰层之上。

每次巡逻出发前,官兵们都要在哨所的松树上系上寄意安然归来的红布条。想家的时候,人人也会在布条上写下想念,这成为哨所官兵们一种特别的习惯。

在视频最后,唐源一边在松树上系上一根红布条,一边对远在故里的母亲说:“妈妈,我在这里挺好的,您宁神。您的腿冬天里还疼吗?要照看好本身。您看,这是我亲手栽的树,我为您绑个红布条……”

最后,木孜哨所的视频节目被评为“一等奖”。

8月中旬,昭苏突降大雪,而冰川上的风雪加倍凶猛,通往木孜哨所的路被大雪笼盖。

8月飘雪,在山里是常事,只不外这回下得更大一些。四级军士长成俊车敷陈我们,有一次,他们8月上去巡逻时,走了3天,换了4次马,战胜重重难题才达到巡逻点位。那段行走在风雪冰川上的日子,成为成俊车平生难忘的记忆。

8月17日,迎着风雪,成俊车带着巡逻分队再次从哨所出发,巡逻终点在风雪深处。出发前,成俊车和战友们在本身栽培的树上绑上红布条。风雪中,那一根根红布条迎风飘舞,在冰川的衬托下分外艳丽醒目。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