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一个连队的“冰与火之歌”:寒冬深夜“与狼共舞”

2019-12-09 09:15:03阅读:135评论:

当西伯利亚寒流杀气腾腾南下之时,必然不会想到,西南偏西还会有如许嵬峨的山脉绵亘于前。山谷间往返翻涌的寒流,使这里早早进入飞雪季候。

这是高原上又一个通俗的冬天。对某连官兵而言,这也是他们人生中一个极新的冬天。

此刻,乌云低垂,几乎与连队的屋檐平齐。阳光偶然能艰难地穿透重重乌云,凋落照射下来。

营地两侧,是高耸入云的雪山。营院外侧,河流中的冰块,来不及消融,又被仓促冻住。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吃力寒之地。

驻扎于此的连队官兵,是名副其实的饮冰卧雪之人。冰冷、风雪,硬生生地砸向这些血肉之躯,如一把利斧,削砍着他们的肌体,也凿刻着他们的认知、感情和意志。

穷冬已然光降,冰与肉频频撕扯,每名流兵都经受了全方位的磨砺和考验。穷冬的脚步越是迫切,连队官兵越是热切地迎上,满怀进展去斗争和生活。

终有一天,这些别样的冬之体验,都将成为他们生射中的贵重财富。

请存眷今日出书的《解放军报》的具体报道——

一个连队的“冰与火之歌”

■梁五一解放军报特约通信员王雪振特约记者黄宗兴

严冬光降,某连官兵迎着风雪进行强化练习。冯 竣摄

“再冷,也要对峙”

近处积雪满地,远处冰川耸立。即使没有寒流一再,连队驻守的处所,也很难感触到其他季候的滋味。每年8月,这里积雪敏捷融化,苔藓类植物迎来疯狂舒展的一个半月。此后,积雪再次笼盖,它们迎来漫长的休眠期。

极寒之地,让连队的官兵很轻易联想到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守夜人。

和守夜人比拟,这里的冬季更为关闭阻隔。保持连队与外界的,是一条长长的简略边防公路。到了冬季,路上积雪最深处可达1米多,再加上8级甚至更强烈的北风,车辆根基不克通行。这就是官兵常说的大雪封山。输送冬菜的物资车,必需赶在12月之前将连队过冬的物资配送完毕。

因为距离过远,连队的哨位没有接装暖气。哨位上,尖兵们如同挺立在雪域高原上的石头,极其艰难地匹敌每一股北风、每一粒雪花。

5月,官兵们戴的是棉帽,穿的是荒漠迷彩大衣。“根基感受不到冷,稍微运动下,还能感应身体发烧。”中士马学峰说。到了11月,羊皮大衣、防寒面罩、防寒靴、棉帽……所有能御寒的衣物,都被他们穿戴在身上。

上等兵梁树业最怕晚上站岗。在-30℃的寒夜站上10分钟,羊皮大衣从里到外就被冻透。最难熬的是脚,穿戴特厚的袜子和防寒靴,依然挡不住冷气往鞋里钻,只能一直顿脚。

固然有各类防护,冻伤依旧弗成避免。医务室里,消费最大的药品就是冻疮膏。

梁树业的怙恃怕儿子冻坏,从南方家乡给他寄来200个“暖宝宝”。可他打德律说,贴一个只能热七八分钟,用处不大,别再寄了。

后来,一个社会拥军整体认识情形后,给连队寄来20箱、共计8000个“暖宝宝”。获得怙恃的关心,梁树业感觉没什么。读着拥武士士写的“送暖寄语册”,他反倒想哭,“再冷也要对峙,否则真没脸!”

“过冬,就像家乡过年一般”

每年下降在驻地的第一片雪花,提醒着官兵们冬天要来了,必需为过冬做实预备。

进入9月,伙食班班长周通亮就起头和司务长文尚帅合计。他们一一较量肉、菜、奶、蛋、果的需求量,算出的总数让人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筹备充沛撑持数月的给养物资,谈何轻易!

时至今日,周通亮已经坦然接管物资贮备难题的实际。他甚至笑着注释:“过冬,不就像家乡过年一般吗?深挖菜窖,多备细粮,肉也熏上、冻上。”

第一批输送冬菜的物资车赶到驻地,已是凌晨2点。看到有的白菜已经稍微冻损,周通亮急得在菜车旁直转圈。

连长苏博康领略伙食班班长的心思。一声紧要鸠合哨,全连起床。干部兵士齐上手,人人一向忙到早上6点,才把所有的菜卸下来分好。

进屋上架贮备之前,必需将白菜外观的烂菜叶剥掉,大蒜、大葱也需捆扎好。于是,除了执勤官兵,全连人又齐上手。以往整洁有序的营院,仿佛酿成收摊后的菜市场。他们用了整整3天时间,才将所有冬菜整顿完毕。

为了剥除白菜的烂叶子,很多官兵的手累肿了。至于熏肉、腌鱼以及腌菜等活计,必需由伙食班专业人员亲自把持。伙食员罗浪负责熏制腊肉,一连5天的烟熏火燎,让他的眼睛又红又肿,经由两周休整,才有好转。

“肉等不得,菜等不得,辛劳是免不了的。”周通亮对班里的兄弟一脸的心疼。过冬,伙食班担负着最艰难、最辛劳的义务。剔骨剁肉、切萝卜条、腌渍菜叶、调制酱汁……从上午10点到凌晨3点,所有伙食员干到最后动作都机械了,连话都不想说。一次,周通亮本身也快溃逃了,“真想一头栽在案板上,下辈子再也不干伙食员了”。

撑持他们干下去的来由,无非是让连里的战友过个丰足的冬天。周通亮还自费买了一个烤箱,烤出的面包、蛋糕全进了战友肚里。“人人吃得有滋有味,才有劲头儿。”他说。

除了食物,水也是冬储的主要内容。距离连队比来的活水,在跨越5厘米厚的冰层之下暗暗潮动。

驾驶班班长朱军伟有个“水倌”的名号。连队在营区四周建了一个储冰场。从10月起头到如今,他和战友已经贮备了8000多袋冰。为凿冰取水,他已经砸坏2根钢钎,敲烂3把铁锹。

储冰功课时,必需抓紧时间。若是时间过长,水车上的水罐阀门会被紧紧冻住,无法出水。一次,下士杨金宝撑开水袋接水,涌出的冰碴将水袋划破,水一会儿灌到他身上。回宿舍更衣服的时间,他的裤腿已经冻得硬邦邦。

与杨金宝的狼狈分歧,下士任伟关于储冰的记忆,则带着一些浪漫色彩。任伟在搬运水袋时,喜欢哼唱《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其实我有铁骨,也有柔肠,只是那芳华之火需要临时冷藏……”出人意表的是,任伟的哼唱往往会引起战友合唱。

飞雪中,北风里,旋律在山谷间飘荡。那一刻,任伟感觉,这里的每小我都是有柔肠的硬汉。

“大冬天的,狼也挺不轻易”

那天早晨,清理垃圾池的尖兵发现,前日清扫规整的垃圾被翻得凌乱不胜,垃圾池旁的雪地里,隐约可见动物的脚迹。

晚上,营院里的狗狂吠不止。狗的非常示意,让负责养狗的刘智多了个心眼。是日晚上,当狗再次狂吠时,他叫起几个战友,带上自卫器材,牵着狗出了门。

手电光柱照到垃圾池的一瞬,刘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3头狼正在翻垃圾。看到有人过来,6只发亮的眼睛直勾勾地与手电光柱僵持。

刘智和战友们情急智生,用石头狠劲敲击铁质自卫器材,尖利的声音响起,狼迅疾跃出垃圾池,消散在夜色中。

穷冬像把白刃,既榨取着连队官兵,也褫夺着雪域高原各类生物的生存空间。

“与狼共舞”的奇异体验,极大调动着年青年头士兵的好奇心。大学生士兵杨辉感觉“重要得不成,刺激得要命”。外出倒垃圾和执勤时,他不光不怕“狼来了”,反而有些等候“与狼相逢”。

一个雪夜,一只大狼带着一只小狼,在厨房里翻到一只猪腿,叼着就跑,被巡夜的尖兵发现。有人想牵着狗去追,感觉小狼跑得慢,或许还能赶上。连长苏博康说:“算了。大冬天的,狼也挺不轻易。”

穷冬中,装备的靠得住性也受到很大挑战。下士程欢欢是油机员,自上山驻防以来,他便养成一个习惯:每次油机动员,都要测量温度,挂号油机启动消费时间。挂号簿显露:进入11月,跟着温度降低,油机启动消费的时间是炎天的几倍……

比油机更懦弱的,是各型车辆的电瓶。因为电瓶亏电的现象越来越严重,驾驶班特意腾出一个供暖室,将其革新成电瓶间。

为了帮装备抵当低温,连队官兵还想出不少招数。雷达站站长田佳奇,费尽周折找来两床废旧棉被,紧紧裹在雷达的重点部位上。他始终相信:“装备就像人,你对它好,它天然会用靠得住的运转往返报你。”

除了装备,连长苏博康最担心人员生病。严寒前提下,伤风轻易激发致命的肺水肿、脑水肿。连队只有一个军医,医疗保障前提极其有限。熏醋、消毒预防伤风,是最常规的手段。

雪地足球赛起头了!冯 竣摄

“连队这个球场,是被冬天逼出来的”

连队的阳光棚下,竖立着一块黑板,上面写着“时刻提高小心,时刻预备斗争”。

穷冬并不会阻碍练兵的历程。凌晨4点,气温降到-30℃,风急雪大,连队特意将部门练习时间,设置在此时。

深夜,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官兵们迅疾起身,领取分歧装备,在黑夜中奔向各自战位。

一场练习下来,中士古日吕吉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冰碴子。烤火被明令禁止,连队首倡揉搓、喝热汤等循序渐进的回暖方式。

在苏博康看来,官兵必需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既然驻地情况是如许,就应该逼着本身去适应情况,强化手腕。

高寒极地的练兵情况,也给人人带来惊喜——因为历久对峙力量演习,连队的不少官兵已经拥有6块腹肌。

上等兵何润兴初到连队时,身体薄弱。现在,他的肌肉变结子了,身体也健硕了,在连队组织的“晒肌肉”竞赛中,取得了好成就。

听到皮相练得热火朝天,在伙食班拎勺炒菜的罗浪心里急得直发痒。只要一下灶台,他就会抓紧时间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和哑铃、杠铃演习,也练出了一身腱子肉。

中士张鹏程,2分钟做完117个仰卧起坐;下士龚明乾,2分钟完成121个俯卧撑;下士任伟,主动步枪分化连系用时18秒……练兵高潮中,一项项记载被络续刷新,一些项目的练习成就,甚至赶上了低海拔区域的优等水平。

人的追求是多样的,选择也因人而异。但连队的官兵始终连结着一个共识:越是穷冬光降,人人越是紧紧地抱在一路。

天天看“新闻联播”的半小时,除了国度大事,刘万珍最关心的就是画面中的绿色——绿色的树、绿色的草,都让他看得如痴如醉。征得班长赞成后,刘万珍在宿舍的窗台上,种起了葱头、蒜苗甚至冬小麦。试种成功后,连队推广了他的经验。现在,宿舍、饭堂、值班室,四处能够看到绿油油的蒜苗。

调剂穷冬戍边之吃力的另一种体式,是摄影。在不违反保密划定的前提下,摄影老是集体进行。这些照片里,雪山、雪地是不变的配景,“V”字则是最经典的造型。

“那些一路扛过的日子,值得平生回味”

过完这个冬天,距离下山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洪映武终于攒够了买房的首付。他筹算下山后就休假,向女友求婚,尽快把娶亲证领了。

大多数人还要从新回到低海拔营区,起头正常的连队生活。连队是“军事练习标兵连”,军事练习成就一向稳居团队前三。官兵们担心的是,下山后醉氧了,会不会影响练习成就。

提起脱离,好多官兵都舍不得营院里那几条狗。晚上,狗忠厚地履行着本身的职责,巡视营区。白日,谁烦了闷了,牵着狗遛几圈,也就好得差不多了。履历严冬,尝遍吃力楚,它们早已成为官兵生活中难以割舍的一部门。

有条名叫二黑的狗,和刘智最亲。从兵站捡来的这条小狗,是刘智一手带大的。前不久,二黑晚上出去,白日却一瘸一拐地回来了。刘智一看,发现二黑的后腿被其他动物咬伤了。刘智想把二黑带下山,又担心本身脱离后二黑得不到精心照看。

好几小我想带回那张风雪中踢球的大合影。除了那张合影,苏博康还想挖一把土、收一瓶雪。土,他规划捏成山的外形,摆在家里的书架上;雪,他想找个悦目的瓷瓶当容器,即使雪融化成水,也毫不扔掉。

“那些一路扛过的日子,值得平生回味、一世珍藏。”苏博康说。 责任编纂:刘秋丽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