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战士烈焰中抢救火炮,全身烧伤80%,牺牲葬于海岸,遥望金门

2019-12-04 15:29:10阅读:174评论:

作者:麒麟

声明:兵说原创,剽窃必究

1958年,蒋氏在美国等多个西方国度的支撑下,络续呐喊“抨击”大言,多次出动海、空力量,对我沿海实施袭扰。

我军决心给蒋军惩戒,昔时8月23日,我军炮兵集群起头对金门蒋军进行炮击,这就是“8.23炮战”。在此次炮战中,涌现出一批英雄人物。

来自东海舰队海岸炮兵连的一位对准手安业民,就是个中一位。

炮击金门(油画)

安业民生于辽宁,开原老城人,1957年入伍,在水师海岸炮兵担当炮手。

1958年8月23日下昼5时,安业民地点军队起头斗争预备。

他细心搜检火炮部件,还在炮身隐蔽壕里多次放哨,连几粒小石头都不放过,生怕对斗争造成影响。

2个小时后,尖厉的警报声划过空际,安业民立刻与战友一道起头预备斗争。此时,金门蒋军对我沿岸实施炮击。安业民厉兵秣马,盯着对准窗里的敌舰,等待射击号令。

5时30分,一阵“铃铃铃”的声响传来。“开炮!”排长的一声令下,炮弹飞出炮膛,直射位于海湾内的蒋军舰艇。安业民和战友们把持火炮,络续轰击敌军。

【海防英雄安业(1937-1958)】

【宣传画:像英雄安业民那样去痛击仇敌】

没过多久,阵地前沿的海滩显现数十朵白色烟团,敌军的长途火炮起头对我炮兵阵地还击。

敌军炮火砸在水师岸炮连周边,批示员坐不住了,号令陆军地炮开仗,组织火力压制敌军。然而,因为事先未把握敌军火炮阵地、防卫等信息,陆军地炮无法在第一时间压制。敌我炮群你来我往,一时之间陷入僵持。

几个回合下来,海面上的敌舰被我岸炮射中,伤亡惨重。而我方岸炮的炮长也被弹片所伤,被运下前线。苦战时,

一枚空炸弹在安业民炮后

3

米远的距离炸开,弹片钻进了交通口的猫耳洞,引燃了保留在那边的发射药包。

目击药包引燃,一号炮长当即命令:“射击暂停,散开灭火!”

此时,熊熊大火已经扑上了炮盘。就在炮手们灭火之际,却发现炮身在猛火中飞速转着。本来,安业民并没有撤下战位。因为炮身还露出在左侧对海发射位,倘若不打回隐蔽壕,很或者被敌舰炮火所毁。然而,打回炮身,意味着必需直面炽烈的熊熊猛火,但安业民毫无惧意。

【安业民】

猛火无情地吞噬着英雄的躯体,把他沾满汗水的短袖水兵衫烧成了“布片”。前胸、眉毛、头发接踵燃起火苗,安业民强忍痛苦,将炮身从新转到了零度位置,珍爱了火炮。

当世人想冲进火海,急救这位勇敢战友时,他已一小我踉踉跄跄走了出来。

此时,他的眉毛光了,耳轮也恍惚不全,灰蓝色的长裤也酿成了短裤。水兵衫的

布片

仍黏在没有皮肤的红肉上。

过了一会,陷入晕厥的安业民醒了过来。他艰难地说:

我还能斗争,请不要让我下前线!

他对峙不愿撤下,在战友的扶持下回到了炮位。

在副炮长的匡助下,安业民对准、发射,直到斗争竣事。此时,他的脸因灼烧肿了起来,但仍然想和战友们一路功课。他摇摇动晃地走了几步,认为到了炮位,却伸手扑了个空。战友们刚把他抬上担架,安业民便昏了曩昔。

因为前方的医疗水平有限,8月24日凌晨,安业民与其他伤员一道送往后方病院急救。

经搜检,他全身的烧伤面积达到了百分之七八十,已经没有几块完整的皮肤!

因为伤势过重,1958年9月9日,这位英勇的炮手合上了双眼,年仅21岁。

【朱老总为安业民题词】

【位于金井镇围头半岛的安业民烈士陵寝,这里,与金门隔海相望,英雄依然守卫着故国的海域】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