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若是妄想有颜色,必然是浪斑白

2019-04-15阅读:190评论:

■张容瑢 本报记者 赖瑜鸿

在山的这边,海的那边,有如许一群水师蓝:山里的夜晚,昂首可见繁星点点,却无法领略海的壮阔和彭湃;夜晚入梦,大海和战舰,只是独属心里的诗与远方、心之所往的绮丽景致。

不克“头枕着波澜”,却襟怀云海的豁达、大山的宽厚;没见过朵朵浪花在阳光折射下的多彩幻化,却拥有守望深蓝的赤诚与注视……他们是大海忠诚的尖兵,他们有个配合的名字——高山水兵。正因为有他们的鹄立守望,故国的战舰才能犁波踏浪、航行致远、走向深蓝。

有人驰骋大洋,就有人守望深山。大洋或深山,水兵有梦,水兵无悔。

爱远方彭湃的浪涛,也爱耳边咆哮的山风。高山水兵守海不见海,但他们心中自有一片海,那是用信念凝聚成的海。

——编 者

■他是一名老水兵。投军27年,他守着大山,却不曾随舰驰骋大洋

■有人驰骋大洋,就有人守望深山。他的苦守和注视,不舍日夜,无问西东

像很多高山水兵一般,他神往深蓝。因为有个大海梦,他光标点烽火、荧屏传风雷,27年的军旅年光从无遗憾。

他叫邹伟,是东部战区水师某雷达站一级军士长。作为一名观通兵,大海于他,不在眼里,却在心尖。

或许是在山里待得久了,邹伟显得木讷、不善言谈。他常说,山里有常人看不到的景致,守山的日子平坦而充实,本身很通俗,他只是做了一名水师兵士应该做的事……

然而,伟大往往储藏在通俗之中,能把一件寻常小事持之以恒做上27年,就是一种不屈凡。当苦守成为一种追求、一种生活体式,人生价格底色也因为甘做小事、乐守孤寂而绚烂多彩。

眷恋

笃定的信念跟着时光流逝,沉淀为对大山的眷恋

1979年夏,东北一个小村庄,知了叫得喧嚣。一群孩子光着脚在田埂间奔驰,金色麦浪随风涌动。孩子们跑累了,选了个处所玩起游戏。

“我想当大夫”“我想当先生”……孩子们抢先恐后抢着饰演本身心中最喜爱的脚色。“我想当解放军,守卫故国。”一个男孩站了起来,脸上还挂着清鼻涕。

“瞧,邹伟吹法螺哩!”一时间,笑声洒满了这片童年的野外。

1991年,一纸鲜红的入伍通知书送到邹伟家中。戴着大红花的邹伟,感动地和家人同伙一一道别,然后登上了南下的绿皮火车,他的军旅人生也随之启程。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身戎衣一穿就是27年。

在解放牌汽车上波动了一成天,邹伟和两名战友来到闽北山脚下的一个村庄,他们在一家小茶馆等待军队派来接站的汽车。纷歧会儿,一名身着戎衣的老兵走进来,邹伟按捺不住感动的表情问道:“班长,军队离这里还有多远?”

老兵笑了,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山:“不远了,不远了。”邹伟循声远眺,一座被云雾覆盖的山岳若隐若现,山尖上耸立的天线依稀可辨,好不寥寂。

“是那儿吗?”

就是那儿——大雾山。九曲十八弯的山路绕得人头晕,十分困难登上山,雾霭中掩映着一座低矮的水泥楼。老兵敷陈邹伟,这里驻守着原水师某观通站,也是他即将服役的军队。

其时住房紧缺,到站后的第一晚,邹伟睡的是地铺。山上潮湿的雾气把床垫浸得湿淋淋的,这个北方来的小伙儿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站里用水重要,十分困难洗上澡,水里却有股柴油味。土豆、白菜、粉丝……餐桌上来往来去只有几样菜。

“这处所谁能待得住?”这个打小发奋从军的小伙子,第一次对将来感应茫然。

让邹伟散去心霾的,缘起于他第一次送站里老兵退伍。那一天,车辆方才驶去,卡车上的老兵蓦地纵声高喊:“再会了战友,别了大雾山,我必然还会回来……”汽车成了一个小点,山谷间依然回荡着老兵的呐喊声。

那年邹伟19岁,在谁人热血彭湃的年数,一声声高喊就像一股股电流划过他的身体、瞬间击中他的心房,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这里苦守下来。

笃定的信念跟着岁月流逝,沉淀为对大山的无限眷恋。年复一年,守着守着就习惯了,待着待着就爱上了,邹伟拿定主意再也不脱离这座山。他逐渐熟悉山上草木四时的转变,甚至能差别出分歧骨气山风的奇特气息;他看着山上高楼平地起,见证了各型装备的更新换代,军队扶植成长的日新月异。邹伟尤其喜欢春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那怒放的花姿醒目刺眼,是一茬茬观通人用芳华汗水浇灌而成的。

在战友眼中,邹伟是个说得少、干得多的“实诚人”。下士马景涛至今记得入伍后第一次清理垃圾池,气息呛人、蝇虫翱翔,一名头发斑白的老兵带着新战友闷头干活、一干就是泰半天,后来他才知道,谁人老兵就是邹伟。

“老邹把山里当成了家。”曾任雷达站教训员的连敏不止一次地说。

邹伟上士服役期最后一年,雷达站接连担负主要战备值班义务,官兵们经常白日黑夜连轴转,有几个主干筹算岁尾退伍。一天,连敏找邹伟讲话:“你怎么筹算?会留下来吧。”

“只要军队需要,我会选择苦守。”邹伟的回覆掷地有声。那天,大雾山是个可贵的好天,窗外的映山红开得绚烂。

奋斗

山风镌刻遍布沟壑的脸庞,胸前的军功章见证曾经的奋斗

邹伟有个绰号——“黑脸判官”,不单是因为长年苦守山巅,骄阳赐赉他的乌黑脸庞,还因为他处理海空情形上万余批,判情正确率达95%。这一数字在整个观通系统,都是高的。

一次值班,雷达站所辖海区发现主要方针,邹伟第一时间将情形上报作战值班室,不想,接德律的是一位旅首长:“你能不克在10分钟内判别这批方针类型?”

“首长,给我5分钟。” 邹伟稍加思虑,回覆道。挂上德律,值班室内一片忙碌,战友们你一言我一语商议强烈,纷纷拿出各自的“究竟”。邹伟频频比对剖析旌旗,镇静自如地说:“我方舰艇,一驱一护一补。立刻上报!”整个过程用时4分30秒。

情形上报后,值班员陈力的心始终悬着。整整一个小时曩昔了,值班室的氛围愈加重要起来……

“丁零零……”德律铃声骤然响起:“判情正确,邹伟好样的。”

邹伟一会儿在全旅出了名,一些战友纷纷来向他取经。上级向导对这位老兵的评价是:“有些寻常事做到了极致,就是不屈凡。”

即使成了站里的专业主干,邹伟依然不敢放松对本身的要求。战位上显现非常情形,他老是第一个冲上去;上级装备巡检组到站,他老是跟在后背帮助拎对象,随时预备拜师学艺。

那年,水师组织雷达主动判情系统论证会,专家组学历最低的是硕士研究生,邹伟作为独一一名特邀士官全程参会。一时间,很多双眼睛都望着他。

在系统演示环节,科研小组一边讲解演示,一边回覆提问,邹伟听着听着,眉头紧锁起来。凭借本身多年雷达把持经验,他向科研小组指出了这套系统中存在的一个致命问题。专家组经由剖析论证,采纳了他的定见,会后,一位专家拍着他的肩膀说:“你配得上‘兵专家’这个头衔。”

对于邹伟而言,义务就是号令,容不得半点差池。一次,雷达站负责某主要安保义务,邹伟除了睡觉时间,就连吃饭都铆在战位上,天天工作时间跨越15个小时。一个方针不跟完,即使到了换班时间,他也不离岗一步。

再过几年,邹伟就要庆幸退休了,可在贰心里却难说再会。27年来,山风和骄阳镌刻了他遍布沟壑的脸庞,胸前的一枚枚军功章见证了曾经的苦守与奋斗。作为雷达站守山时间最长的观通兵,他就像那座大山一般,成为官兵们心中的“地标”。

每一天,邹伟都还对峙提前15分钟起床,站在操场等着战友鸠合。看到雷达站的老班长如斯,其他人便少有怠懈……邹伟立身为旗,一茬茬观通兵有样学样,谁也不甘掉队。

客岁,上等兵梁秀春考上水师工程大学,他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新闻敷陈了邹伟。这位大学生士兵没想到,本身曾因为山上前提艰辛执意要下山,现在真的经由起劲实现了幻想。他说,是邹伟的鼓励,让他从新界说了“奋斗”的寄义:“与其熬日子,不如踏扎实实干点事。”

信息飞速成长的时代,驻守山巅的雷达站官兵也能在休闲之余,经由互联网购置本身喜欢的物品。可邹伟的手机里一个“网购APP”都没安装,年青年头的战友和他恶作剧说:“班长‘OUT’了。”他总忠厚一笑说:“生活简洁点,更轻易知足。”

对本身苛刻的人,对他人往往激昂。在家人眼中,邹伟甚至有点“穷风雅”。那年休假回家,邹伟沉寂赶到一位战友的家乡,给战友身患宿疾的母亲送去一笔医疗费……后来,这位战友的几位亲人得知这一情形,打动不已,特地到军队向邹伟申谢。

常年苦守大山,怎能没有亏欠。

一年炎天,李秀带着邹德轩到山上投亲。刚到驻地,小德轩因为远程搭车加上不服水土,上吐下泻……其时邹伟正担负值班义务,他把妻儿拜托给战友照看,仓促走上战位。几年前,李秀达到了随军前提,邹伟思前想后,郑重对老婆说,“再等几年吧,站里义务很重,你们跟着我只能受累。”

李秀领略,邹伟不是不在乎这个家,他是太在乎他守的山,舍不下雷达……个中辛酸,她只能往肚里咽。

客岁,这对分家多年的夫妻终于把家何在了山脚下。邹伟早早地把宿舍扫除清洁,还放了一支玫瑰在桌上……为了此次团聚,一家人已经等了太久,支付了太多。

客岁春节,李秀和儿子在军队过年,邹伟却要一连一周在阵地值班。听着远方的爆竹声,小德轩拉着妈妈的手哭了:“为什么别人的爸爸都在,我的爸爸却不管我们?”

李秀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轻抚孩子的头,耐烦地说:“好孩子,你往远处看,那边有一片大海,大海上驶着我们故国的军舰。你的爸爸,正为战舰导航……”

竣事了值班义务,邹伟赶回宿舍,看到老婆预备的一桌饭菜都是本身爱吃的,他的眼眶红了。邹伟领略,他的苦守,也是一家人的苦守,他的梦,也是一家人的梦。

图①:大山无言,守山无悔;图②:天天早晨,邹伟都邑提前15分钟起床,守候那一声鸠合哨;图③:紧盯雷达屏幕,是邹伟天天雷打不动的义务;图④:视频秀“团聚”,邹伟和家人笑得很高兴。

樊 罡摄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