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相约杏花春雨中的“十八盘”

2019-03-17阅读:185评论:

汤正兵戍守“十八盘”的12年里,哨所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5次,他小我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然而,在贰心中,超越鲜花和掌声的,是一份对故国的忠诚和对将来的希冀。现在,这份忠诚和希冀,同样扎根在老婆和女儿的心里。高增光/摄

“白马秋风边陲上,杏花春雨十八盘。”2018年岁尾,CCTV-7《军旅人生》的影像讲述中,一位戍守故国北线边防最偏远哨所“十八盘”的老班长汤正兵和妻女被风雪阻隔的团聚,让很多观众流下了打动的热泪。现在,又到春暖花开的季候,相聚“十八盘”的路,有没有好走些呢?让我们借由他们的故事,走进值得致敬的戍边武士家庭——

偏向盘在手上,油门在脚下。3月中旬,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级军士长汤正兵的老婆张秀林载着女儿涵涵,在春节之后进了山。

倘若江南,此时六合间已潮湿温润,烟水空蒙,早有了春天的迹象。而她们要去的长白山余脉,十月飘雪,四月解冻。历经长达半年的严寒,一个又一个界碑才在春天的融雪中展现出来。这里,屹立着北线边防最偏远的哨所,因凹凸升沉、盘盘绕绕的山路共有56个弯,跨越90度角的有18个,因而得名“十八盘”。

这座独处山顶的碉堡,距离界限线只有80米,管控的16.84公里国境线都蜿蜒在山背顶端。在这里,树木和冰雪是统治者,四周罕有人迹。

在这个戍边人心中的吃力寒之地,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汤正兵却长成了一棵“常青树”,一待就是12年、4000多个日夜。

冰雪封裹的十八盘,是小涵涵记忆里的童话王国。因为那边的一草一木和沟沟坎坎,老是吸引着爸爸不回家。然而,跟着岁数的增进,她才像妈妈张秀林一般,领略了爸爸这份深奥感情是什么。

从连队出发,顺着盘道往上走,坡度逐渐隆起,水流消散,两旁山岳却未降降低差,连结着严重的面容,植被增加带来的生机,又渐次归于乌有,被严寒梗塞。

到哨所的道路两年前才硬化,固然绕了一点,但只要不是大雪封山,就还能上得去。山上依然是冬季湿寒的气息,背阴处残存余雪,阳光还没有恢复热力。不少地段的路面被雪水的凝冻占有,留下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冰辙。车子攀上最陡峭的落差,持续爬过几道弯,终于看见高耸的哨所。

张秀林掐指算算,从第一次踏上这条21公里长的蜿蜒山路,已经有10年了。这10年,是女儿最贵重的成长时光,但丈夫根基缺席;这10年,也是丈夫驻守“十八盘”的最美岁月,可一家人却鲜能相聚。

张秀林第一次上“十八盘”,是那年腊月。对怀孕3个多月的她来说,这段旅程,与其说是投亲,倒不如说是探险。十八盘处处是弯,1米多深的积雪经常把路阻断,张秀林上不去,汤正兵也下不来。后来,连队协调来了推雪车。推雪车往前推一段,拉着张秀林的皮卡车就在后背跟一截,龟速进步。凛凛的山风钻进皮卡车,张秀林的衣服、鞋帮很快就结满了冰霜,一种透心的严寒敏捷包抄了她。21公里,整整从早上走到中午,小两谈锋得以相见。

那几天,“白毛大风”呜呜着刮个一直。处在山尖上的哨所孤立无援,薄弱的彩钢房顶被一阵风猛地翻开,房顶上的积雪息灭了正等着煮饺子的炉火。没了房顶,张秀林和汤正兵只好和战友们一路蜷缩挤靠在椅子上,渡过了除夜。

可大风大雪吓不退张秀林对丈夫的想念。涵涵3岁的那年年关,张秀林带着女儿再次坐上了北去投亲的火车。

那时年节将至,火车很少晚点。汽笛拉得足足的,每一个站点都像束装待发的士兵,一秒都不得耽搁。路仿佛没有终点,火车在幽静的夜里奔腾。蓦地间昂首,张秀林看见轻盈的雪花正漫天飘下,地面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在灯光的照射下像极了鹅黄色的毯子。她的心头立即一紧:“哎呀,又下雪了,会不会上不去啊?”

待列车到站,六合间早已被雪线连成了一片。路上,四处是人们踩出的“雪窝窝”。盘山道已经关闭,张秀林只得带着涵涵在连队欢迎室住下。趁巡线归来的空当,汤正兵赶忙拨打连队的德律找老婆。德律那端疲惫却温柔的声音,让他一阵阵心酸。

汤正兵也想过,只要顺着一路风雪下山,就能见到他想念已久的老婆和女儿。然而,一场更大的雪接连不断,不光阻断了给养车的道路,哨所取暖所用的煤也被笼盖。作为班长和哨所最老的兵,此时他若何能走得开呀!

望着漫天的大雪,张秀林也在心中无数次祷告,祷告本身能与汤正兵久别团聚,女儿也能见见爸爸的“真人”。可老天偏偏不作美,洋洋洒洒好几天,雪花依旧簌簌地下着,基本没有停的意思。夫妻二人希望的团聚时刻,迟迟没有到来。

目击本身十天的假期只剩下最后的两天,张秀林的心越来越焦虑。涵涵握着一块旺旺雪饼四处问爸爸的情形,刺得她眼睛痛。而咫尺天际不得相见的煎熬,也正一阵阵撞击着汤正兵的心。夜间执勤的哨位上,汤正兵看着漫天的雪花在探照灯的光影中扭转飘落,带着彻骨的冰凉,像极了心中的风暴。

终于照样到了拜别的时刻。连队门外的雪又积了快要一尺深,战友们在路口躬身扫雪,省得她们母女走路打滑。人人都有些消沉,张秀林把带给丈夫的杏干、话梅和雪饼都分给了人人,然后抱着涵涵来到操场,朝着“十八盘”哨所的偏向洒泪告别。

走下哨位的汤正兵,接到了山下战友打来的德律:“汤班长,嫂子和涵涵离队了。他们在操场的雪地上给你留了言……”战友的话成了那天夜里汤正兵的梦:那是一大一小两行在厚厚雪地上踩出的脚迹,脚迹勾勒出4个大字——“我们爱你”,静谧而恬静。

涵涵4岁的时候,跟着妈妈又上了“十八盘”。张秀林本认为此次能够和汤正兵好好待几天,可没想到刚到哨所孩子就提议高烧。两小我守着涵涵坐了整整一宿。次日,见孩子高烧不退,为了不给汤正兵添乱,张秀林只能选择下山。望着刚来就走的妻女远去的背影,汤正兵心里疼了又疼,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

这年春节事后,张秀林做出了一个重大决意:上边关!她辞去了家乡的工作,先是来到了连队驻地,后来又几经辗转,终于在距离哨所比来的县城安置下来。用她的话说,“要在山下望‘十八盘’”。

这一望就是6个春秋。6年来,“十八盘”哨所的前提依然很吃力,可日益完美的政策轨制却让戍边人感应心暖。按划定,汤正兵能够每半个月回家过一次周末。节沐日,妈妈也能带着涵涵探望爸爸,投亲没有以前那么艰难了。

跟叔叔们一路唱歌、打乒乓球、下围棋……涵涵每次的到来,都让哨所布满欢欣,母女俩也爱上了“十八盘”的一切。每次来,涵涵都喜欢去哨所门口看那幅用山石拼成的巨幅中国地图。已经是四年级学生的她领略,襟怀故国,就是爸爸和叔叔们苦守在这里的意义地点。

涵涵喜爱美术,她画过爸爸,画过解放军叔叔,然则还没有画过四时轮回的“十八盘”哨所。涵涵敷陈爸爸,下次再来时,她必然会带上画架,好把“十八盘”上杏花春雨的美妙画下来。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