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东北野战军最尴尬一仗,王牌部队被敌军“空城计”吓退

2018-08-12网络整理阅读:134评论:

1947年3月8日开始,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主力“三下江南”,对敌军实施全面反击,,迫使敌东北保安司令部变更部署,将原用于向南满进攻的部分主力北调。

此前,东北敌军为应付北满民主联军南下,令第52军第2师抽调一个支队,归长官部直接指挥,驰援北山城子(该地原驻军为独立工兵第2团)。第2师因为刚刚在第三次进攻临江战斗中遭受重创,其第4、第6团均残破不堪,遂以第5团(团长郭永)配属第4团第1营(营长苗振清)及师炮兵营(欠一连)担任驰援的任务,并于3月2日接防了北山城子。此后,该团除留第1营于北山城子外,主力奉令接替第60军梅河口防务。第2师主力则负责维护通化至新宾的交通。该师以师部及第6团主力驻防新宾;第6团第2营(营长张灿光)驻防三棵榆树;师搜索连驻防旺清;工兵一个连驻防五凤楼;第4团(团长侯程达)率一个营驻守永陵,第4团第3营驻防快大茂子。

东北野战军最尴尬一仗,王牌部队被敌军“空城计”吓退

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奉命从3月20日拂晓开始发起牵制进攻,由于敌军大部已经西逃,第7师顺利占领三棵榆树,第9师第26团则向通化方向逼近,先后占领英额布、快大茂子,并歼敌一部。国民党军第2师驻守三棵榆树的第6团第3营第7连稍事抵抗后即向旺清边门逃跑了。此后民主联军又向东昌台发起进攻,国民党守军因兵力不足,只好采取广正面节节抵抗的办法,以一个营兵力占领二十里正面、十里纵深阵地,每个山头、山腰、山角、要道均设有守军,白天看去,到处有备。民主联军一旦发起攻击,则重机枪、82迫击炮在二千米的距离就开始射击,轻机枪、60迫击炮在一千五百米的距离也开始象征性射击,目的只是为了吓退对手。夜间,第6团还用了四辆汽车,夜间开灯驶入、熄灯驶离,反复数次,以示增援源源不断。

民主联军因不知底细,不知道敌人有多少,居然被吓住,最后决心撤出战斗。

第3纵队可是东北民主联军的王牌部队,被称为“旋风纵队”的就是它了。这一仗居然被敌人的“空城计”吓住,也算得上一个小小的耻辱了。

不过,在之后的战斗中,第3纵队马上省过神来。

虽然吓退了民主联军,但驻守新宾的第2师已经处在风声鹤唳的状态之下。新宾是一个盆地,四面环山,市郊附近没有可以利用的高地。第2师除师部以外,手头只有一个第6团,而该团也只有一个残破的第3营可用。由于天寒地冻,在市区边缘就近构筑工事的国民党军只好用泼水结冰的办法来构筑一些临时工事。此时,新宾纷传共军约三个师旅,由三方面向新宾前进,相距只有三十里。

东北野战军最尴尬一仗,王牌部队被敌军“空城计”吓退

刘玉章焦急万分,一面急电长官部要求第5团归建,一面召集部下,宣布所谓“光荣战死”的决心。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