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军事秘闻 > 正文

300年的铁与血,终于在这一战役后告一段落

2018-08-12网络整理阅读:170评论:

论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句三国演义的开头评语大家耳熟能详,这句评语精确的阐述了中华大地的历史轮回,分裂与统一相互交错上演着,史书的笔者们不断在竹简,木渎,纸张上写下自己对于过去的见解,所以我们从不知道历史的真相,但是这从不耽误我们对于过去的殷切好奇。

马克思是错的

马克思曾经认为中国大地是一块一成不变的土地,几千年的封建历史几乎鲜有变化。但事实却与马克思所说相去甚远,中国看似一成不变的统一掩盖了水面之下的暗流涌动,中华文化的传播是不断扩散的,一个又一个大政权的有效统治疆域在扩大。华夏和中国这个概念和他的衍生品像一个种子向外生根发芽。

中国这种统一的国家其实没有统一的经济基础,中国在明清之前其实是由多块独立的有相互影响的经济板块粘合在一起的统一帝国。受制于技术条件的制约统一在中国历史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由一些先发的优势地域板块形成对于其他地域压制作用,就像秦朝与西汉借助巴蜀与关陇的联合产生了对东方华北平原的压制。在东汉时期生产力的发展就动摇这个压制,皇帝面对这种情况就难以一枝独秀只好选择和强大的士族联姻稳固政权。到了三国两晋南北朝这种以士族为基础的统治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北方连年的兵灾使得新的土地政策的推行成为可能,一种以家庭为单位的授予土地政策出现了,这使得北方的政权在经济基础上有了越过士族阶层直接向底层民众调配资源的可能性,尽管帝国管理层的人员主要还是士族阶层,但是优秀的皇帝可以利用权谋手段分化瓦解士族使自己的统治得以实现。

杨坚就是这样在关中建立了开天辟地的隋王朝,以关中为基础的隋帝国对东方新征服的华北平原进行着压制,华夏文化中的九州归一促使杨坚的目光向南移动,移向躲避在长江之南的陈王朝。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